-

“阿姨。”小星星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她的衣襬。

江阮阮垂眸看了眼小傢夥,隻看到小傢夥正可憐兮兮地看著自己,一雙大眼睛好像會說話一樣,質問自己為什麼不理她。

對上小傢夥的視線,江阮阮心下愈發混亂,隻能對小傢夥露出一個很是勉強的笑來。

一旁,厲薄深看到江阮阮勉強的樣子,眉心擰了一下,若無其事地沉聲開口,“舞台劇的事,這段時間就麻煩江小姐多多上心了,這是孩子們第一次上台表演,希望江小姐不要把私人情緒帶到表演上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表情微僵,強壓下心底的異樣,淡然地點了點頭,“我會的。”

男人的目光從她臉上一掃而過。

江阮阮薄唇輕抿,臉上一派淡漠,擺明瞭不想要跟他多說。

厲薄深垂眸看了眼小星星。

小傢夥心領神會,黏糊糊地湊到了江阮阮身邊,“阿姨,之後還是很忙嗎?”

江阮阮到底還是做不到無視小傢夥,沉默了幾秒,無奈迴應,“還是會忙,不過既然要參加週年慶,阿姨會把時間空出來幾天,陪你們好好排練。”

聽到這話,小傢夥眸子一亮,臉上是掩不住的雀躍。

江阮阮看出小傢夥的神情變化,心下又是一陣柔軟,眸色也跟著軟化了許多。

去教室的路上,小星星時不時地跟江阮阮說些什麼,江阮阮也都言簡意賅地答了。

一路到了教室門口,剛一進門,江阮阮便感覺到了四麵八方投來的各異的目光。

見狀,江阮阮一頭霧水地放慢了腳步,甚至垂眸向小傢夥們確認,“媽咪冇有走錯班級吧?”

小傢夥們搖了搖頭,“這就是我們班級啊。”

聞言,江阮阮微微頷首,又抬眸看了眼周圍人的表情,心下一陣不解。

她跟這些家長也不是第一次見了,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要這樣看著她。

就好像……她搶了他們的什麼東西一樣。

“江小姐,好久不見。”就在她想要儘量無視這些人的視線時,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道女聲。

江阮阮微怔,抬眸看向麵前的人,有些眼熟,應該也是上次去參加植樹活動的家長之一。

但冇記錯的話,上次活動的時候,她們之間好像也冇有說過話。

女人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她身後的人,又往她身邊湊了湊。

江阮阮下意識地退後一步,後背卻撞上了一個堅實的胸膛。

下一秒,一隻大手扶在了她腰側,幫她穩住了身形。

一時間,整個教室都安靜了下來。

周圍落在江阮阮身上的視線更是灼人。

江阮阮猛地一愣,反應過來後,連忙從男人懷裡離開,頭也不抬地帶著兩個小傢夥往旁邊走了兩步,恨不得躲到離厲薄深十萬八千裡的地方去。

她一心想要躲著厲薄深,卻冇想到,男人會在眾目睽睽之下,做出這麼曖昧的舉動……

江阮阮心下亂的厲害,全然冇有注意到那個女人又朝自己走了過來。

“看樣子,江小姐跟厲總的關係很好。”女人目光曖昧地打量了江阮阮一眼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