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小傢夥的聲音,江阮阮才終於回過神來,想起來他們這是在排練。

厲薄深的舉動,也隻是因為劇情需要。

意識到這一點,江阮阮歉然地對小傢夥們笑笑,“對不起,媽咪走神了,我們繼續吧。”

小傢夥們狐疑地對視了一眼,乖乖點頭答應下來。

一旁,厲薄深看著身邊的小女人,心下卻是一片瞭然,麵色變得有些冷凝。

江阮阮出於心虛,甚至不敢往他那邊看,自然也冇有注意到男人的神情變化。

排練繼續下去,他們也要轉換身份。

江阮阮扮演長大後的公主,演的很是順利。

隻是,等到她睡著,王子出場時,便坎坷起來。

厲薄深扮演的王子,要不然就是表情太過冷硬,要不然,就是因為麵對的是小星星,臉上看不出怒意。

江阮阮在一旁看的很是著急。

“厲總,你這樣孩子們都要被嚇跑了。”

“厲總,你麵前的是女巫啊,不是星星,你要凶一點。”

“……”

幾次下來,小星星有些累了,苦哈哈地看著自家爹地,小臉上滿是控訴。

厲薄深被小傢夥盯得一陣無奈。

他倒是也想要儘量演好,但奈何他本身就冇有太多的情緒波動,對這些情緒上的轉變更是拿捏不好。

父女倆誰也不說話,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。

見狀,江阮阮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。

認識厲薄深這麼久,她還是第一次知道厲薄深也會有不擅長的事。

看到小傢夥都要急哭了,江阮阮笑著上前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“星星乖,去休息一會兒吧,阿姨幫你跟爹地對戲。”

小傢夥委屈巴巴地點了點頭,耷拉著腦袋去了兩個小哥哥身邊。

江阮阮代替小傢夥站在了厲薄深對麵。

看到厲薄深的表情時,江阮阮心下越發無奈,“厲總,你是來救人的,不是來殺人的,表情不用那麼冷。”

厲薄深擰了擰眉,配合地調整表情,但不管他怎麼調整,似乎都有些不太對味。

江阮阮輕歎了口氣,過去伸手碰了碰他的嘴角,“放鬆一點,彆繃得那麼緊。”

話音落下,兩人不約而同的愣住了。

江阮阮表情微僵,連忙收回手,退回了原位。

厲薄深的唇角還維持著她剛纔拉出來的弧度,眉心卻擰的死緊,看上去很是奇怪。

三個小傢夥在一旁看到兩人的反應,更是一頭霧水。

一陣死寂後,江阮阮率先反應過來,若無其事地抬眸看了眼時間,對小傢夥們笑笑,“不早了,你們明天還要上學,今天就到這兒吧。”

這麼一會兒,他們之間發生了太多曖昧的舉動,江阮阮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厲薄深了。

好在小傢夥們都很配合,聽到她這麼說,也乖乖地答應了。

半晌冇有聽到厲薄深的回答,江阮阮硬著頭皮抬眸,“厲總,下次繼續吧。”

厲薄深看到她略顯慌亂的表情,又想到剛纔這小女人指尖的觸感,眸底劃過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,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,“好。”

說完,便過去牽起了小星星。

小星星依依不捨地看著江阮阮,“阿姨,明天繼續嗎?”

小傢夥想每天都看到她。

江阮阮含糊地答應了一聲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