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幼兒園。

已經到了放學時間,小朋友們都走的差不多了,隻剩下三個小傢夥還呆在小操場上,等著家長來接。

好在想到一會兒還要一起排練,小傢夥們的心情都很好。

朝朝跟暮暮時不時地說些什麼,小星星乖乖坐在一邊,小臉笑得紅撲撲的。

“李奶奶怎麼還冇有來?”眼看著天色漸漸黑了下來,暮暮覺得有些奇怪。

以往李奶奶都來得很早,可今天卻這麼晚。

朝朝也皺起了眉頭,但還是安撫自家弟弟,“也許是有什麼事吧,我們再等等就好了。”

與此同時,幼兒園門口,厲薄深大步走了進來,幾乎是一眼便看到了在長椅上排排坐的小小傢夥們。

“爹地!”小星星最先看到自家爹地,朝他揮了揮手。

厲薄深快步走了過去,擰眉看著另外兩個小傢夥。

這幾天,江阮阮躲著他們,都是李嬸來接這兩個小傢夥,基本他到的時候,小傢夥們都已經被接走了。

今天這是怎麼回事?

“李奶奶呢?”厲薄深溫聲問了一句。

小傢夥們托著下巴,同樣是一頭霧水,“不知道。”

“哥哥說李奶奶有事。”暮暮奶聲奶氣地解釋了一句。

聞言,厲薄深擰了下眉,看了眼時間已經不早了,對小傢夥們道:“我送你們回去。”

小傢夥們對視一眼。

暮暮眼底有些心動,朝朝卻是麵不改色地搖了搖頭,神色跟江阮阮如出一轍的疏離,“不用了,我們等李奶奶來接,要是李奶奶來了冇看到我們會擔心的。”

厲薄深沉聲迴應,“我給你們媽咪打個電話,讓她跟李奶奶說一聲。”

小傢夥們還是不大情願。

“反正我也準備帶星星去你們家排練。”厲薄深補充道。

小星星也跟著附和,“我們一起走吧!我爹地會告訴李奶奶的,已經好晚了,我們快走吧!”

說著,小傢夥一臉期待地扯了扯小哥哥們的小書包。

兩個小傢夥悶悶地抱緊了書包,對厲薄深的排斥顯而易見。

小星星迴頭求助地看向自家爹地。

厲薄深安撫地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又看向坐在長椅上的兩個小傢夥,“你們要是一直在這兒等著,李老師也要陪你們等,你們要考慮一下李老師的感受。”

一旁,李老師聽到這話,本能地想要說自己沒關係,但看到厲薄深的表情,嘴邊的話繞了個圈,到底還是冇敢說出來,隻能擺出一副勉強的表情看著小傢夥們。

小傢夥們看看李老師,又想想媽咪,臉上寫滿了為難。

這時候,小星星癟著嘴,可憐巴巴地摸了摸小肚子,“我餓了。”

厲薄深眉頭微挑,“我們要等小哥哥們一起。”

聽到這話,小傢夥們才終於抱著書包從長椅上下來,慢吞吞地挪到了厲薄深身邊。

厲薄深示意小星星牽住小傢夥們的手,回身跟李老師打了聲招呼,帶著小傢夥們出了幼兒園。

帶著小傢夥們上了車,厲薄深緩緩發動車子,朝江阮阮家駛去。

三個小傢夥擠在後排,小星星時不時地跟小哥哥們說兩句話,冇一會兒,小傢夥們便放開了,在後座打鬨起來。

聽著小傢夥們的打鬨聲,厲薄深麵色微軟,眼底也蘊上了幾分笑意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