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眉心微蹙,剛想要說什麼,小傢夥卻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,小心翼翼地改口,“不用每天,週年慶活動之前,每天來接我們就好。”

見小傢夥讓步,江阮阮心下鬆了口氣,笑著答應下來,“好。”

小傢夥們見她答應了,小臉上滿是雀躍。

一旁,厲薄深聽到小傢夥的讓步,心下劃過一抹不悅。

他能猜到小傢夥為什麼會做出讓步,也知道江阮阮為什麼會答應小傢夥的請求。

無非就是因為最近要排練,那小女人知道避免不了跟他們見麵,也冇必要躲著他們了。

週年慶活動已結束,這小女人就又會躲得遠遠的。

因為江阮阮回來的太晚,吃過晚飯,已經八點多了,他們也隻是匆忙排練了一遍,厲薄深也該帶著小星星迴去了。

小傢夥卻還有些捨不得。

江阮阮安撫地對小傢夥笑笑,“星星乖,明天阿姨去接你們過來,我們多玩一會兒,好不好?”

聽到這話,小傢夥才乖巧地點了點頭。

江阮阮抬眸看向麵前的男人,正要道彆,厲薄深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江阮阮適時地止住了話頭,看著他麵無表情地接起了電話。

那頭顯然是有工作的事找他,厲薄深接起電話說了兩句,跟江阮阮打了聲招呼,轉身去了陽台。

客廳裡隻剩下了江阮阮和三個小傢夥。

小傢夥們見厲薄深去接電話,眸子一亮,又嘀咕著玩了起來。

不等江阮阮說話,三個小傢夥已經跑的冇了影。

見狀,江阮阮無奈地笑笑,配合小傢夥們玩起了捉迷藏。

家裡就這麼大的地方,朝朝跟暮暮常躲的也就那麼兩個角落。

江阮阮很快就找出了兩個小傢夥,三個人一起找起了小星星。

“媽咪。”暮暮輕輕扯了扯江阮阮的衣襬。

江阮阮順著小傢夥的視線看去,隻看到窗簾下麵露出了一雙小腳丫,還不住地往角落的位置挪動。

小傢夥渾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髮現了,也不知道自己藏的地方有多顯眼,還想要藏得再深一點。

看到小傢夥可愛的舉動,江阮阮下意識地看了眼陽台上的人。

厲薄深背對著他們,還在打著電話,看樣子,一時半會兒是打不完了。

江阮阮收回視線,對朝朝跟暮暮比了個安靜的手勢,想要陪小傢夥再玩一會兒。

兩個小傢夥會意,配合地一邊叫著小星星的名字,一邊往反方向走去。

窗簾後的身影又動了動,江阮阮甚至隱約聽到了一聲笑聲,不過很快又被小傢夥憋了回去。

見小傢夥這麼開心,江阮阮放輕腳步朝著小傢夥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“找到你啦!”走到小傢夥身邊,輕輕掀開了窗簾。

小傢夥愣了一下,而後很快笑著跑開了。

江阮阮被小傢夥逗笑,不緊不慢地跟在小傢夥身後,“馬上就抓到你了哦!”

那頭,朝朝跟暮暮也加入了戰局,對小傢夥圍追堵截。

小星星慌不擇路地往陽台的方向跑去。

陽台上,厲薄深打完電話,對屋子裡發生的事全然不知,剛轉身進來,便看到自家女兒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地朝著自己撞了過來,下意識地伸手扶了一把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