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爹地!”小星星被自家爹地帥到,小跑著鑽進了厲薄深懷裡。

厲薄深蹲下身子接住了小傢夥,抱著小傢夥直起身子,看向麵前的小女人。

江阮阮隻化了淡妝,穿著一襲純白的公主裙,長髮挽起,用一個小巧的水晶皇冠固定,襯得她的眼睛彷彿會發光一般,整個人都光彩奪目。

對上他的視線,江阮阮清淺一笑,越發讓人移不開眼。

兩個小傢夥安靜地站在江阮阮身後,看著對麵的厲薄深,想象著自己長大以後的樣子。

雖然他們不喜歡爹地,但還是無法否認,爹地真的很帥。

不知道他們以後會不會也像這麼帥。

“進去吧。”厲薄深開口打破沉默,轉身在前麵帶路。

江阮阮微微頷首,帶著兩個小傢夥跟在他身後。

週年慶還冇有開始,化好妝的孩子跟家長們正在幼兒園裡四處觀賞。

這次週年慶的主題便是童話,幼兒園也佈置的充滿了童話色彩,乍得一看,江阮阮還以為自己走進了一個童話世界。

剛一進門,入目的便是一個冰雪世界,四處掛著南瓜燈,幾輛南瓜馬車停在路邊,其中一輛的旁邊還放著一隻水晶鞋。

再往裡走,是一個色彩鮮豔的糖果屋,門口擺放了幾個精緻的小籃子,裡麵的糖果已經被抓走了大半。

看到糖果,小傢夥們有些走不動步子。

江阮阮正想要去給他們拿兩顆,便看到前麵的男人已經朝著糖果籃走了過去,不一會兒,便抓了滿滿一大把回來。

見狀,江阮阮下意識地說了一句,“是不是太多了?後麵的小朋友怎麼辦?”

厲薄深好笑地看了她一眼,“會有人補上的。”

江阮阮意識到自己犯傻,不好意思地抿唇笑笑。

小傢夥們雖然牴觸厲薄深,但還是逃不了糖果的誘惑,遲疑了幾秒,小心翼翼地從厲薄深手裡抓了兩顆糖果過來,奶聲奶氣地道謝,“謝謝叔叔。”

厲薄深微微頷首,給小星星也拿了兩顆,剩下的一股腦放進了小星星女巫服的大口袋裡。

小傢夥的口袋一下子變得鼓囊囊的。

一路上遇到的家長和小朋友們也基本都是童話風格的打扮。

小傢夥們被家長牽著,蹦蹦跳跳地往前走著。

江阮阮甚至看到了一個小紅帽打扮的小傢夥,遠遠地看上去都覺得可愛不已。

就在她盯著小紅帽時,小紅帽身邊的大人突然朝他們這邊看了過來。

四目相對,江阮阮不由得一愣,而後笑著打招呼,“晨晨媽媽。”

晨晨媽媽牽著晨晨走到他們身邊,看著他們的打扮,眼裡滿是驚豔,“江小姐,你今天真漂亮,兩個小傢夥也好可愛!”

江阮阮抿唇笑笑,“我剛纔還在想,是誰家的孩子這麼可愛,冇想到是晨晨。”

晨晨媽媽扮演的是狼外婆的角色,刻意打扮的像個老人,更顯得晨晨活潑可愛。

“是幼兒園發的鬥篷好看。”晨晨媽媽說話時,下意識地看了眼走在前麵的厲薄深。

男人卻是頭也不回地往前走著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