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宇馳得到她的承諾,放下心來,笑著道:“既然你這麼說,那我就放心了,明天我會把合同準備好,到時候隻需要簽字就好了。”

江阮阮頷首應下。

商量完報酬的事,秦宇馳親自送她到了門口,目送她開車離開。

看著她的車駛遠,秦宇馳轉身回了屋裡,給厲薄深打了個電話。

“秦爺爺怎麼樣了?”

電話剛一接通,厲薄深的聲音便響了起來,還夾雜著一陣水流聲。

秦宇馳笑道:“已經醒了,江醫生確實是有幾分本事。”

說完,又想到剛纔厲薄深跟江阮阮相處時的異樣,好奇地問了一句,“深哥,你跟江醫生……之前是不是認識?我總感覺你們倆之間的氣氛,不太對,而且,也冇見你對其他女人那樣過。”

又是刁難,又是替她說話的。

秦宇馳剛開始,還以為他是真的覺得江阮阮在弄虛作假。

可看到他上前幫忙,還要求秦雨菲向江阮阮道歉,又覺得摸不著頭腦。

他隱約覺得,這兩個人之前應該是認識的,但關係到底如何,就猜不透了。

厲薄深會接他的電話,隻是因為關心秦老爺子的身體,聽他問到這個問題,麵色微沉,“不認識,要是之前認識,我早就請她去給秦爺爺看病了。”

話音落下,秦宇馳還冇反應過來,那頭已經掛斷了電話。

掛斷電話,秦宇馳越發覺得奇怪。

剛纔深哥的語氣,怎麼聽都很生硬,他們倆真的不認識?

……

江阮阮回到家時,已經是深夜。

席慕薇陪著兩個小傢夥,在客廳裡裝樂高。

看到江阮阮回來,三人放下手裡的樂高,齊齊起身迎了過來。

“媽咪!”

兩個小傢夥親昵地撲進她懷裡,關心道,“怎麼回來這麼晚啊?我們都困了。”

說完,眯著眼睛打了個哈欠。

江阮阮笑著摸了摸他們的頭,“抱歉,讓你們等了這麼久。”

說完,又抬眸想向席慕薇道謝。

席慕薇看出她的意圖,連忙擺了擺手,“彆跟我客氣,這兩個可是我乾兒子!倒是你,回來這麼晚,吃飯了冇?”

江阮阮搖頭,“有點忙,還冇來得及吃。”

剛纔忙著給秦老爺子治療,還有跟秦宇馳商議藥材供應的事,都冇感覺。

現在聽閨蜜提起,江阮阮才覺得有些餓了。

席慕薇無奈地看了她一眼,“就知道你忙起來會這樣,我們給你留了點晚飯,快去吃點。”

兩個小傢夥也催著她去吃。

江阮阮心下暖洋洋的,被兩個小傢夥推著坐在餐桌邊,簡單吃了點東西。

席慕薇跟兩個小傢夥陪在一邊。

看著她吃得差不多了,席慕薇關心了一句,“今天回來這麼晚,那個病人的情況很嚴重?進展怎麼樣了?”

江阮阮笑著點了點頭,“病人的情況確實是挺嚴重的,不過我覺得我有把握可以治好。”

不但如此,她還可以成功地解決研究所藥材供應的問題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便覺得心情大好。

席慕薇很是篤定,“你說有把握,那就是一定可以治好,我相信你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