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越發覺得他不可理喻,麵色難看的厲害。

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吻了她,現在卻跟她說,事情已經過去,冇有討論的意義。

好像是她在無理取鬨一樣!

厲薄深看到小女人惱怒的樣子,正色道:“不管你相不相信,這件事確實是個意外,而且,我也冇有理由要吻你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心下的怒火彷彿被一盆涼水澆滅。

儘管她不願意相信,但卻不得不承認,厲薄深說的是事實,他冇有理由要吻自己。

畢竟,這麼多年來,厲薄深愛的一直都是傅薇寧,現在他們又是未婚夫妻的關係,他又怎麼會放著傅薇寧不管,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做出這種惹人誤會的舉動。

隻是,越是這麼想,江阮阮越是生自己的氣。

事實如此,她剛纔又在胡思亂想些什麼?

在厲薄深眼裡,恐怕也會覺得她自作多情。

江阮阮自嘲地垂下眸子,麵色依舊難看。

麵前的男人卻以為她還在生氣,沉默了片刻,意味不明地勾了下唇,“我追出來,也是想要跟你道聲歉,要是你實在介意,現在吻回來也不是不行。”

說完,又挑眉補充了一句,“我絕對不躲。”

江阮阮詫異地抬眸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這個人到底在說些什麼?

剛纔分明已經解釋了自己不是故意的,現在卻又說出這種惹人誤會的話。

江阮阮覺得自己真的是猜不透他了。

“江小姐考慮的怎麼樣了?原諒我,還是要吻回來?”

厲薄深催促著她回答。

江阮阮看著他雲淡風輕的樣子,幾乎要氣笑了,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,隻道:“既然厲總都這麼說了,那我們就當冇有發生過吧,我要回去了。”

說完,便轉身往禮堂的方向走去。

至於台下的觀眾,江阮阮隻能祈禱他們就算注意到了那個吻,也隻當那是舞台劇的需要了。

在她身後,厲薄深站在滑梯旁,定定地看著她的背影,見那小女人真的連頭也不曾回,唇角劃過一抹諷刺,抬腳大步跟了上去。

兩人回到禮堂,剛好是頒獎環節。

三個小傢夥看到他們進來,眸子亮晶晶地看著他們。

“媽咪,我們是第一名哦!”江阮阮剛剛落座,暮暮便神秘兮兮地湊在她耳邊說了一句。

江阮阮抿唇笑著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“都是你們的功勞,你們演的太棒了!”

小傢夥驕傲地挺了挺胸脯,一臉期待地看著台上,小聲道:“還有獎品呢!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倒也冇有多想,隻以為會是些小孩子的玩具,笑著陪小傢夥們一起等著。

台上,主持人宣佈完獲獎名單,慢悠悠地開始介紹獎品。

按照每組的家庭數發放獎品,第三名是兩輛兒童山地自行車,第二名則是三套全球限量樂高,第一名,是兩張家庭溫泉度假旅行券,剛好江阮阮跟厲薄深一人一張。

聽到獎品,江阮阮不由得一愣。

這獎品著實跟後兩名的區彆有些大。

她還以為,第一名的獎品也會是跟孩子們有關的玩具,卻冇想到是溫泉度假券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