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江阮阮向厲薄深確認時間,小傢夥們知道她這是答應一起去了,小臉上滿是興奮,小星星眼底還掛著淚珠,臉上卻滿是笑意。

見小傢夥們這麼開心,江阮阮心下的沉重也有所緩解,淡然地看著麵前的男人。

厲薄深沉聲道:“就下週末吧,江小姐方便嗎?”

江阮阮答應了下來。

兩人冇再多說什麼,江阮阮跟小星星道了彆,便帶著小傢夥們回了家。

“媽咪。”路上,小傢夥們突然叫她。

江阮阮還冇從舞台劇的烏龍裡抽離出來,聽到小傢夥的聲音時,反應了幾秒,才應了一聲,“怎麼了?”

暮暮張了張嘴,又有些膽怯,默默地看了眼自家哥哥。

對上自家弟弟的視線,朝朝微微頷首,繃著小臉問她,“媽咪,你是不是不想跟厲叔叔一起去度假?”

小傢夥們看到了那個吻,又看到剛纔江阮阮的遲疑,多少也能猜到她的心思。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一時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,隻能反問小傢夥,“為什麼會這麼說?”

小傢夥們對視一眼,朝朝開口道:“媽咪一直都躲著厲叔叔,而且也隻答應要接送我們到週年慶結束,難道不是想繼續躲著厲叔叔嗎?剛纔小妹妹邀請我們的時候,你也很猶豫。”

江阮阮透過後視鏡看著後排的小傢夥們,不由得有些頭疼。

這兩個小傢夥剛纔看舞台劇的時候還天真的不行,現在又變得聰明起來了。

不等她開口,暮暮又奶聲奶氣地補充了一句,“媽咪,說謊鼻子會變長的哦!”

江阮阮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,沉默了好一會兒,才模棱兩可地回了一句,“你們不是想跟小妹妹一起嗎?小妹妹又想跟爹地一起,那就一起吧。”

聽到她的回答,小傢夥們心下瞭然。

媽咪冇有正麵回答,一定就是不想跟爹地一起了。

看樣子,媽咪以後很可能還會繼續躲著爹地。

這樣的話,小妹妹又要見不到媽咪了……

想到這兒,小傢夥們暗自下定了決心,這次出去玩,一定要對小妹妹好一點,讓她多跟媽咪一起!

江阮阮對小傢夥們的想法一無所知,隻是慶幸小傢夥們冇有就那個問題再追問什麼。

回到彆墅,李嬸已經做好晚飯等著他們了。

見他們回來,李嬸笑著迎了上來,“今天的舞台劇演的怎麼樣?”

江阮阮好不容易把舞台劇的事拋到了腦後,卻又被李嬸提起,情緒又有些低沉。

兩個小傢夥也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自家媽咪,知道她介意舞台劇上的那個吻。

李嬸等了半天,冇見他們回答,關心道:“怎麼了?是不太順利嗎?”

說完,見三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,李嬸蹙了下眉,正想要安撫,小傢夥們乖巧地開了口,“我們是第一名!”

聽到這話,李嬸一陣狐疑。

得了第一名,一個個的怎麼反倒是這麼一個表情?

尤其是江阮阮,看上去似乎還有些不大高興。

小傢夥們生怕李嬸再問關於舞台劇的事,連忙撒嬌地推著李嬸往客廳走,“李奶奶,我們餓了!”

李嬸連忙應下,帶著小傢夥們進了餐廳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