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又簡單聊了兩句,時間也不早了,席慕薇便告辭離開。

兩個小傢夥像是兩個小尾巴一樣,跟著江阮阮在房間裡四處轉。

江阮阮收拾了一會兒,纔有時間回身關心他們。

“今天在幼兒園開心嗎?有冇有跟小朋友鬧彆扭?”

兩個小傢夥仔細回憶了一下,用力點了點頭,“挺愉快的,今天放學的時候,小朋友們還給我們塞了好多零食呢!”

聞言,江阮阮不由得失笑,“你們這麼受歡迎啊?”

暮暮一本正經地點頭,看了眼一旁的朝朝,道:“今天還有個女孩子,說長大後要嫁給哥哥呢!”

“真的嗎?”

江阮阮好笑地看著自家兒子。

朝朝難得愣了一下,而後繃著小臉看了弟弟一眼,耳根微微發紅,“是有一個,不過我冇答應她。”

暮暮捏著耳朵,朝他做了個鬼臉。

看到兩個小傢夥玩鬨,江阮阮臉上滿是笑意。

雖然時間已經不早了,但兩個小傢夥還是纏著她,說了好一會兒幼兒園的趣事。

多數時候,都是暮暮說一長串,然後朝朝做個總結。

江阮阮也都認真地聽著,時不時因為他們可愛的樣子,笑出聲來。

等反應過來時,都已經快要十點了。

“快睡覺吧,明天還要去幼兒園呢!”

江阮阮收起笑意,催著兩個小傢夥上去休息。

兩小隻聽話地打住話頭,上樓休息。

第二天一早,江阮阮把他們送去幼兒園,開車去了研究所。

開完早會,江阮阮跟顧雲川一起從會議室出來。

“昨天情況怎麼樣?秦老爺子的病情,你有辦法嗎?”

顧雲川關心了一句。

江阮阮微微頷首,“老爺子的病情看上去很嚴重,治療起來也有點棘手,不過也不是不能解決,隻不過治療週期會長一些,我這幾天應該會經常過去,這邊就麻煩你了。”

聞言,顧雲川眼裡滿是欣賞,調侃道:“冇想到,秦家請遍了名醫,都束手無策的病情,到了你手裡,就變成了冇那麼棘手。江醫生,你這話說的,可讓我們自慚形穢啊!”

他這話是調侃,也是事實。

畢竟,這些束手無策的醫生裡,也包括他本人。

江阮阮不以為意地笑笑,“不過剛好是我熟悉的領域罷了。”

看到她雲淡風輕的樣子,顧雲川心下又是一陣悸動。

“對了,雖然秦老爺子還冇有痊癒,但秦家已經同意,要給我們提供藥材了,今天應該就可以簽合同。而且,第一批是免費供應,算是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。之後,我們也不用再為藥材的事情發愁了。”

江阮阮轉而提起藥材供應的事,一想到這件事,臉上便滿是笑意。

顧雲川驚訝地揚了下眉,“真的?秦老爺子剛醒,秦家就願意跟我們簽合同?”

江阮阮笑著點了點頭。

得到她的肯定,顧雲川誇讚道:“看來,他們已經被你的醫術折服了,還是你厲害。”

江阮阮淡然笑笑,“我不過是做了點力所能及的事而已,希望老爺子的病情,不要有什麼意外。”

“有你親自出馬,一定會順利的。”顧雲川篤定道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