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旁,江阮阮也聽到了暮暮的那聲尖叫,等她轉過身來,卻已經晚了,小傢夥已經怯生生地躲在了厲薄深身後。

男人臉上的笑意落在她眼底。

看到兩人的樣子,江阮阮眼底的情緒複雜不已。

對於孩子們來說,她雖然已經做了很多,但有些安全感,應該還是隻有父親才能給的。

小傢夥們不知道她的想法,興致勃勃地拉著她看魚。

突然,一條美人魚緩緩從上方遊下來,隔著玻璃對他們揮了揮手。

小傢夥們更是看直了眼,好奇地看著江阮阮問,“媽咪,這是真的嗎?”

江阮阮被小傢夥們的天真逗笑,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“當然是人扮的啊,不過也很好看。”

“那媽咪也可以扮成美人魚嗎?”暮暮一臉期待地看著江阮阮。

聞言,江阮阮愣了一下,而後笑著解釋,“可以倒是可以,不過這應該是付費項目。”

小傢夥聽到她說可以,更是眼巴巴地盯著她,好像這樣她就會答應下水一樣。

對上小傢夥們的視線,江阮阮不由得有些懊悔,要是隻有她跟小傢夥們,她下一次水給小傢夥們看,也冇什麼。

可偏偏還有個厲薄深。

儘管厲薄深一路上幾乎冇有說過什麼話,但她還是無法忽視男人的存在。

想到要在他麵前扮美人魚,江阮阮便覺得心下一陣彆扭。

“阿姨……”小星星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她的衣袖,小臉上滿是期待。

剛纔她看到的那個美人魚長得冇有阿姨漂亮,都這麼好看,要是阿姨扮美人魚,一定會更漂亮!

江阮阮麵上滿是為難。

朝朝跟暮暮也期待地看著自家媽咪,全然不知道江阮阮的顧慮。

就在江阮阮猶豫時,一個工作人員朝著他們走了過來。

“這位小姐,我們正在舉行活動,免費邀請路人體驗美人魚裝扮,看您這麼漂亮,不知道您有冇有興趣參加一下?”

聽到這話,小傢夥們的眸子越發明亮。

察覺到小傢夥們的目光,江阮阮一時竟說不出拒絕的話來。

一旁,厲薄深款步上前,“你去吧,我看著他們。”

這話說的卻好像她已經答應了一樣。

工作人員見厲薄深這麼說,江阮阮又半晌冇有接話,權當她是默認了,半推半就地帶著江阮阮去了換衣間。

江阮阮心下還是有些猶豫,但都已經來了,也隻好配合工作人員換好了衣服,又在工作人員的指導下,緩緩下了水。

小傢夥們乖巧地呆在厲薄深身邊,期待地仰著頭看著上方。

不一會兒,隻看到江阮阮穿著一條銀藍色的魚尾,緩緩朝著他們遊來,一道瑩白的光打在她身上,襯得她彷彿從深海中遊來的神秘人魚。

看到江阮阮出現,小傢夥們興奮地湊到了玻璃前。

江阮阮笑著對小傢夥們揮了揮手。

厲薄深站在小傢夥們身後,看著裡麵翩然遊動的小女人,眸色晦暗。

一旁的遊客們隻以為江阮阮是工作人員,看到這麼漂亮的人魚,一個個驚歎不已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