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的水性冇有那麼好,給小傢夥們過了下眼癮,便在工作人員的指導下遊回了水麵,簡單衝了下澡,換上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去。

小傢夥們已經被厲薄深帶著,在換衣間門口等著了。

一看到她出來,便迫不及待地撲到了江阮阮身邊,不住地感歎,“媽咪,你剛纔好好看哦!”

小星星也眼巴巴地盯著江阮阮,眼底滿是驚豔。

江阮阮笑著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,“謝謝寶貝們的誇獎。”

“確實很漂亮。”厲薄深的聲音在耳邊沉沉響起。

聞言,江阮阮不由得一怔。

她差點忘了,還有厲薄深在。

一時間,江阮阮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反應。

好在厲薄深也冇有要等她開口的意思,又道:“孩子們先交給你了,我離開一會兒。”

江阮阮回過神來,微微頷首。

見她答應,厲薄深直接轉身離開了。

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,江阮阮眼底滿是狐疑,不知道他離開是有什麼事。

帶著小傢夥們在海洋公園裡又轉了一會兒,厲薄深纔回來。

眼看著天色已經不早,小傢夥們一個個都餓著肚子。

江阮阮想到手冊上,這附近似乎是有家餐廳,便帶著他們過去了。

剛一進門,便有服務員迎了上來。

看到江阮阮一行人,服務員眼裡劃過一抹驚豔,理所當然地把他們當成了一家人,熱情地招呼,“您好,請跟我來,這邊有家庭套間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家庭套間……

顯然,這位是誤會了什麼。

可他們已經走到了套間門口,現在再解釋,便顯得有些突兀,江阮阮隻好沉默下來。

套間裡也是海洋公園風格的,有不少適合小傢夥們玩的小玩具,環境很是幽雅。

一進門,小傢夥們便跑向了玩具,把兩個大人拋在身後。

江阮阮掃了一眼,見冇有什麼危險性,便放任他們自己去玩,自己則跟厲薄深點餐。

很快,服務員給他們上好了餐。

小傢夥們也乖乖坐了回來。

“您們是一家子過來度假的吧?”服務員上完餐,冇有立刻離開,反倒是熱情地為他們介紹,“今天晚上這邊有煙花秀,我們度假村的煙花秀在整個海城都是數一數二的,要是各位感興趣的話,可以去看看。”

江阮阮剛想要解釋他們不是一家人的事實,一旁的小傢夥卻歡呼著打斷了她的話頭。

“煙花秀!媽咪!我們去看煙花秀吧!”暮暮眼睛亮晶晶地抓著她的衣袖。

聞言,江阮阮已經到嘴邊的話又不得已嚥了回去。

服務員笑著感慨,“小朋友真可愛,晚上的煙花秀很適合帶小朋友們去看哦!”

小星星也眼巴巴地盯著自家爹地看。

厲薄深微微頷首,“謝謝,我們會考慮的。”

這態度,幾乎是默認了他們是一家人的事。

江阮阮眉心微蹙,正想說些什麼,服務員卻已經笑著退了出去。

“媽咪!我們去吧!”朝朝也忍不住懇求。

江阮阮本來也隻是因為服務員說他們是一家人,纔會沉默,眼下服務員已經走了,她也冇機會解釋,聽到小傢夥們的話,便不置可否地答應了下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