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過晚飯,一行人便直接去了海灘,等著一會兒開始的煙花秀。

月光灑在海麵上,海麵上波光粼粼,顯得很是靜謐。

海灘上人山人海,卻也冇有什麼人大聲說話。

麵對這樣的環境,眾人都不約而同地安靜著,時不時地低聲交談兩句。

江阮阮一隻手牽著小星星,一隻手牽著找找跟暮暮,帶著小傢夥們在人群裡穿梭,厲薄深則綴在他們身後。

看到海灘上這麼多人,江阮阮不由得有些擔心小傢夥們,想著找一個人少的地方先呆著。

眼看著海灘上的人越來越多,厲薄深擰了下眉,叫住了前麵的四人,“星星,過來爹地這邊。”

江阮阮這樣牽著小傢夥們,他怕最邊上的暮暮被擠丟。

小星星卻滿臉都寫著不情願,緊緊地抓著江阮阮的手不願意鬆開。

厲薄深麵色微沉,再次強調,“人太多了,你過來,爹地帶著你。”

小傢夥固執地搖頭。

她想要跟阿姨和小哥哥們在一起!

看到兩人僵持,江阮阮到底還是對小傢夥心軟,柔聲道:“我帶著她吧,你在後麵看著就好。”

聽到阿姨這麼說,小傢夥開心地笑彎了眼。

厲薄深卻是眸色暗了暗,沉默了良久,才默認下來。

一路上,厲薄深都寸步不離地跟在四人身後,目光更是落在小傢夥們身上,隨時提防著小傢夥們被擠開。

“先生小姐,給孩子們買個小玩具吧!”有售賣玩具的小販走到了他們麵前。

江阮阮被迫停下了腳步,禮貌地拒絕,“不用了,謝謝。”

說完,便想要帶著小傢夥們從他身邊繞過去。

小販卻不依不饒地攔在他們麵前。

江阮阮兩隻手都牽著小傢夥們,人又那麼多,自然不可能鬆手拿手機付錢,隻能頭疼地拒絕。

小傢夥們也不在意,隻是好奇地四處張望著。

就在江阮阮覺得無奈時,身後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們身邊。

“不需要。”厲薄深麵無表情地看著麵前的小販,聲音很是冰冷。

他比小販要高出一個頭,再加上週身的氣勢凜然,壓的小販說不出話來。

半晌,小販才訕訕地開口,“不……不好意思,打擾了。”

說完,便連忙轉身彙入了人群。

江阮阮心下鬆了口氣,正想要牽著小傢夥們往前走,卻聽到朝朝緊張的小奶音,“媽咪!”

聽到小傢夥的聲音,江阮阮心下莫名地一緊。

“媽咪,弟弟不見了!”小傢夥著急地抓著她的手,小手上滿是冷汗。

剛纔他明明牽著弟弟的,可是……

現在想起來,他甚至都不知道弟弟是什麼時候不見的!

聞言,江阮阮猛地停住了腳步,心下一陣發緊,卻還是要強壓下心裡的慌亂,看著朝朝追問,“不要著急,告訴媽咪,弟弟是什麼時候不見的?”

小傢夥又是著急又是自責,小臉蒼白地搖了搖頭,“不知道……”

看到小傢夥的樣子,江阮阮的臉也不由得白了幾分。

“應該是我跟剛纔那個人說話的時候。”厲薄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