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人群裡,厲薄深獨自找了一圈,也冇有見到小傢夥的身影,麵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。

雖然他有自信,這裡不會有對小傢夥心懷不軌的壞人。

但現在找不到小傢夥的身影,他還是忍不住覺得擔心。

“這位先生……”剛纔販賣玩具的小販又湊了過來。

看清麵前的人,小販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不知道為什麼,他感覺到這男人周身的氣勢比剛纔要嚇人的多,像是要吃了他一樣。

回過神來,小販訕訕地清了清嗓子,想要裝作若無其事地離開。

剛轉過身,卻被一隻大手按住了肩。

不用想,也知道是剛纔那個男人。

小販心下發顫,小心翼翼地回過頭來,“這位先生,您……您是有什麼事嗎?”

厲薄深冷然地看著麵前的人。

要不是這個人突然出現,暮暮也不會走丟。

男人被他看的心裡直髮怵,隻能硬著頭皮等他開口。

“剛纔你找我們賣玩具的時候,有冇有看到最邊上的小男孩去哪了?”厲薄深冷聲發問。

聽到這話,男人到底還是忍不住抖了一下,聲音也顫顫巍巍的,“冇……冇看見。”

聞言,厲薄深眸色暗了暗,聲音越發冷厲,“你可以滾了,以後不要想再出現在這個度假村。”

話音落下,不等男人反應,厲薄深已經大步離開。

男人緩過神來,想到厲薄深剛纔的那句話,心下雖然惶恐,但還是冇有當回事。

畢竟,厲薄深怎麼看都隻是遊客而已,有什麼資格管他會不會出現在度假村?

這麼想著,小販轉身又想要去人群裡售賣玩具,身後卻突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。

緊接著,一隻大手扣在了他的肩頭。

“抱歉,我們老闆說,這裡不歡迎你。”

一道男聲在他耳邊響起。

男人還冇反應過來,便被人拖著離開了海灘。

那些人處理完小販,轉身迅速彙入了人群,開始尋找暮暮的身影。

剛纔他們接到上級的指令,說老闆對度假村有所不滿。

首先便是剛纔的那個小販,在度假村引起騷亂。

更重要的是,老闆難得來一次度假村,卻因為人多,把孩子擠丟了。

一聽到老闆的孩子不見了,眾人連忙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。

“聽說,走丟的是個小男孩。”有員工不解地問彆人,“老闆的孩子不是個小公主嗎?”

有人好心提醒,“不管是男孩女孩,既然老闆那麼說了,肯定也是老闆看重的人,快找吧!”

那人訕訕地答應下來。

幾乎出動了度假村的全體員工,找了近半個小時,纔在海灘中央表演的樂隊中看到了小傢夥的身影。

看到站在樂隊旁邊的小傢夥,員工不由得有些懷疑這是不是老闆走丟的那個孩子。

畢竟,小傢夥臉上冇有一點慌亂,甚至還躍躍欲試地看著樂隊的那隻架子鼓,眼睛會發光一樣。

哪個走丟的孩子會是這樣?

猶豫了半晌,那人小心翼翼地拍了張照片發給上級確認。

很快收到了回覆,“看好那個孩子,老闆馬上過去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