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與此同時,江阮阮帶著小傢夥們等了許久,有些等不下去了。

可想到厲薄深剛纔的話,又放心不下身邊的兩個小傢夥,隻能焦心地等著。

突然,手裡的手機震了起來。

江阮阮猛地蹙眉,幾乎是毫不猶豫地接通了電話。

“找到暮暮了,正在看樂隊表演,我已經讓人看著他了,過來吧。”厲薄深的聲音沉沉響起。

聽到這話,江阮阮的心猛地落到了實地,緊聲向他道謝,“謝謝,我馬上過去。”

那頭,厲薄深簡短地應了一聲,掛斷電話,率先趕了過去。

“弟弟找到了嗎!”朝朝看到自家媽咪的表情,小心翼翼地發問。

江阮阮微微頷首,安撫地對小傢夥笑笑。

小傢夥表現得比她還要急切,“我們快去找弟弟吧!他一個人,一定嚇壞了!”

說著,小傢夥著急地扯著江阮阮的手。

江阮阮也急著想要去看小傢夥的情況,卻還記著身邊的兩個小傢夥,叮囑道:“一會兒你們一定要拉好我,不要像暮暮一樣走丟了。”

小傢夥們乖乖答應下來。

江阮阮這才帶著他們走進了人群。

樂隊演出的地方很好找,但想要過去卻不容易,一路上人山人海,江阮阮費了好些力氣,才終於擠了過去。

厲薄深正在人群的最外圍等著他們,看到江阮阮帶著小傢夥們過來,男人快走了兩步,走到他們身邊,朝著小星星伸出手。

這次,小傢夥冇再拒絕,乖乖伸手讓他牽著。

“暮暮呢?”朝朝著急地看著厲薄深。

厲薄深示意他們看向樂隊。

隻看到小傢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接替了鼓手的位置,正全神貫注地敲著架子鼓,小臉上的表情酷酷的,看上去像模像樣的。

周圍的人對暮暮議論紛紛。

“這是哪來的孩子?是不是他們找的托啊?這麼大的孩子,怎麼可能敲的這麼好?”

“太可愛了,又萌又酷,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,也太會生了!”

“……”

耳邊幾乎全是對小傢夥的讚美。

江阮阮看到小傢夥認真的樣子,又聽到眾人的稱讚,緊繃的心慢慢放鬆下來,甚至還感覺到幾分欣慰。

外人不知道,她卻是清楚的很。

自家的兩個小傢夥從小就比同齡人聰明得多,愛好更是五花八門。

江阮阮也一直都由著他們,他們喜歡什麼,就送小傢夥們去學什麼。

至於架子鼓,暮暮差不多三歲的時候就開始學了。

學了幾個月,便被老師誇獎有靈性。

說起來,這還是江阮阮第一次看到小傢夥跟樂隊配合,也是她真正認識到小傢夥的實力。

台上,樂隊的人也紛紛驚訝地看著小傢夥。

剛纔看到這小傢夥看他們的演出,還眼巴巴地盯著架子鼓看。

眾人見小傢夥長得可愛,再加上他們的演出很大成分也隻是為了高興,當下邀請小傢夥來敲架子鼓。

本以為小傢夥隻是好奇,他們也已經做好了出洋相的準備。

卻冇想到小傢夥居然能跟上他們的節奏,雖然還是有些小瑕疵,但也已經遠遠超出他們的意料。

隨著暮暮的一個鼓點落下,煙花秀也正式開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