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空中煙花的光亮映照在小傢夥們眼底,顯得格外美麗。

江阮阮小心翼翼地站在男人身邊,抬眸看著夜空,餘光卻一直放在朝朝跟小星星身上,生怕小傢夥們不小心掉下來。

好在一直到煙花秀結束,小傢夥們都安然無恙。

朝朝第一次坐爹地肩頭,下來時,心底還有些不捨,但臉上也冇有表現出來,隻是乖巧地讓男人把自己放在了地上,又禮貌地道謝,“謝謝叔叔。”

厲薄深對小傢夥微微頷首,冇有說什麼。

眾人還沉浸在煙花秀的浪漫氛圍中。

台上的樂隊突然安靜下來。

江阮阮一直關注著暮暮的動向,幾乎是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台上的變化,朝台上看了過去。

隻看到小傢夥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架子鼓後麵走了出來,手裡拿著一隻話筒,站在正中央的位置。

似乎是為了配合小傢夥,吉他手隨手撥了幾個音節,把眾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。

“咳,大家聽這個小朋友說兩句,他有事想要大家幫忙。”主唱清了清嗓子,示意眾人聽小傢夥說話。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一行人也基本都猜到了小傢夥要說什麼。

看著小傢夥在台上一臉認真的樣子,江阮阮心下又是欣慰又是酸澀。

“大家好,我叫暮暮。”小傢夥奶聲奶氣的聲音通過話筒,在眾人耳邊響起。

即使是麵對這麼多人,小傢夥也絲毫不顯怯場。

“我是跟媽咪還有哥哥一起來看煙花秀的,可是剛纔人太多,我不小心走丟了,要是大家看到有人在找小孩的話,麻煩幫我告訴媽咪,我在這裡。我媽咪長得很漂亮,很好認的!”

說完,小傢夥又沉吟了幾秒,“可能還有一個叔叔也在找我,大家也可以告訴他,他也很好認的,長得很高,也很帥,他們身邊還有兩個跟我一樣大的小孩。”

聽到小傢夥這麼介紹他們,江阮阮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。

厲薄深眸底也流露出幾分笑意。

也許是他們四個太過惹眼,很快有人朝著他們的方向看了過來。

台上的小傢夥也注意到了這邊,看到江阮阮後,小傢夥興奮地拿著話筒叫了一聲,“媽咪!”

眾人紛紛讓路,讓江阮阮一行人走到了小傢夥麵前。

“媽咪!”

看到江阮阮,小傢夥興奮地拿著話筒跑了過來。

江阮阮笑著俯身,把小傢夥抱進了懷裡,“剛纔嚇壞媽咪了,還好,你很聰明。”

暮暮安撫地拍了拍江阮阮的背,奶聲奶氣道:“媽咪對不起,不過媽咪不用擔心我,我這麼聰明,一定不會跟壞人走的!”

剛纔小傢夥意識到自己走丟了以後,便第一時間順著音樂聲跑到了樂隊邊上,一來會安全一些,二來也是準備借樂隊的話筒找一下媽咪。

還好,樂隊的哥哥姐姐們都很好,知道他走丟了以後,很快就答應了他的請求。

小傢夥懂事地回身向樂隊的人道謝,“謝謝哥哥姐姐們。”

眾人紛紛笑著迴應,“不用謝,你找到家人了就好。”

說完,還不忘提醒江阮阮,“小朋友很有音樂天賦,有條件的話,我們覺得可以送他去學一學。”

江阮阮笑著應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