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暮暮,對不起。”眾人的注意力從他們身上移開後,朝朝自責地向弟弟道歉,“是我冇有牽好你,纔會害得你被擠丟……”

暮暮不大在意地看著自家哥哥,“這裡的人實在太多了,不是哥哥的錯,而且,我也冇有丟啊,剛纔敲架子鼓也很好玩。”

見他這麼說,朝朝皺著眉頭沉默了幾秒,才慢吞吞地點了點頭,還不忘承諾一句,“不過,以後我一定會牽好你,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了!”

暮暮用力地點了點頭,緊緊地牽住了自家哥哥的手。

一旁的小星星也過來湊熱鬨,“我也要!我牽著小哥哥們!”

說著,小傢夥一臉認真地牽住了暮暮的小手。

三個小傢夥手牽著手,小臉上還滿是認真,看上去還有些令人感動。

江阮阮欣慰地笑笑,柔聲提醒小傢夥,“暮暮,過來謝謝厲叔叔。”

聽到這話,小傢夥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“是厲叔叔找到你的。”江阮阮解釋。

聞言,小傢夥下意識地抬頭看了眼麵前的男人。

厲薄深剛好擋住了月光,小傢夥看到他的臉色晦暗不明,一時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情。

但既然媽咪這麼說了,小傢夥還是乖巧地道謝,“謝謝叔叔。”

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,“不用謝,你很聰明,知道在這裡等著。”

小傢夥突然被爹地誇獎,愣了一下,而後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。

煙花秀結束後,海灘上也冇有那麼擁擠了。

江阮阮雖然心有餘悸,但想到小傢夥們或許也還害怕著,便帶著他們在海灘上又散了會兒步。

剛好天氣不錯,海水很是靜謐,小傢夥們想要去海邊玩,江阮阮便也答應下來,放手任由他們跑到了海邊,自己則在一旁等著。

厲薄深不聲不響地站在她身側。

兩人盯著小傢夥們看了好一會兒,確認了不會有危險,江阮阮纔回身看向厲薄深。

“今天晚上能找到暮暮,多虧了厲總,謝謝了。”

厲薄深意味不明地對上她的視線,哂笑一聲,“不用謝我,是暮暮自己聰明。”

聽到小傢夥的那番話,厲薄深當時還有些驚訝,冇想到小傢夥會那麼聰明。

要是他不找,想必那小傢夥也會找到他們。

江阮阮淡然笑笑,“要不是你找到了他,我不知道還要擔心多長時間。”

厲薄深眸色微暗,心下不由得有些慍怒。

這小女人,有些時候自己一個人根本照顧不過來兩個小傢夥。

他不敢想象,今天晚上要是自己不在,這小女人會怎麼辦。

真的帶著朝朝在人群裡擠來擠去嗎?要是連朝朝也丟了,她會怎麼樣?

想到這兒,厲薄深對兩個小傢夥的生父越發厭惡。

江阮阮不知道他心裡所想,半晌冇有聽到厲薄深的迴應,江阮阮便也冇有繼續說下去,扭頭遙遙地看著小傢夥們玩耍。

月光灑在海麵上,又映照在小傢夥們身上,給小傢夥們周身鍍上了一層銀光,遠遠看上去,小傢夥們像是落入凡塵的小精靈一樣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