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路到了房間,厲薄深抬眸看了一眼,隻看到小星星已經滾到了大床的床沿,還睡得香甜。

看到小傢夥的樣子,厲薄深的眸色暗了暗。

小傢夥在家裡睡覺時,從來都是規規矩矩的,睡一夜幾乎一動不動。

也不知道是換了環境的原因,還是說小傢夥在江阮阮身邊真的有這麼放鬆,小動作這麼多。

厲薄深輕手輕腳地把江阮阮放在床上,而後又走到床邊,把小傢夥也抱回了床中間。

“爹地……”小傢夥迷迷糊糊地醒了一下,看到自家爹地,還以為是在做夢,含糊地叫了一聲。

厲薄深摸了摸小傢夥的臉頰,看著她又沉沉地睡了過去。

等小傢夥睡著,厲薄深掃了眼一旁的江阮阮,起身去給她倒了杯水。

江阮阮迷迷糊糊中被人從床上扶了起來,睜開眼,正看到厲薄深擰眉看著自己。

“起來喝點水,解解酒。”男人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。

一時間,江阮阮竟有些恍惚。

她這是……在夢裡嗎?

解酒?她喝醉了嗎?

“厲薄深?”她不太確定地叫了一聲。

厲薄深沉沉地應了一句,“嗯。”

聽到真的是他,江阮阮眯了眯眸子,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有些委屈。

看到她神情的變化,厲薄深不解地擰了下眉。

下一秒,卻察覺到小女人鑽進了自己懷裡,還親昵地蹭了蹭。

厲薄深猛地一僵,垂眸看著懷裡的小女人,一時間竟有些不敢動作。

從重逢以來,他便冇想過,這小女人會對他做出這麼親昵的舉動。

今天這樣,顯然是因為這小女人喝多了。

可他卻是清醒的,也知道這小女人對他的態度。

他本該要剋製地拉開距離的。

可麵對這樣的小女人,厲薄深卻不忍離開,甚至還想要把這小女人抱的再緊一些。

卻又怕真的把她驚醒。

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,厲薄深隻覺得一陣諷刺。

這些年來,他什麼時候對人這樣過?

偏偏這小女人對他還避之不及。

“厲薄深……”江阮阮含糊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,聽上去很是委屈。

厲薄深猛地回過神來,下意識地緊了緊胳膊,想要告訴她,他就在她身邊。

江阮阮在他懷裡抬起頭來,迷濛地看著他,喃喃道:“你為什麼這麼狠心?我做的還不夠好嗎?為什麼你從來都看不到我的好?我那麼喜歡你,你一點也不喜歡我……”

聽到小女人的質問,厲薄深心下彷彿被針紮一一樣,密密麻麻的刺痛。

痛的他說不上話來。

江阮阮卻還在自顧自地追問,“為什麼?我哪裡做的不好,你告訴我,我可以改,你為什麼不理我啊?”

等不到他的答案,江阮阮有些著急地碰了碰他的臉,“你說話啊,我怎麼做,你纔會喜歡我?”

厲薄深擰眉,不忍地握住了小女人的手腕,眼底滿是歉疚與懊悔,最後也隻能沉聲說了一句,“你喝醉了,阮阮。”

聽到他對自己的稱呼,江阮阮眯著眸子笑了笑,臉上滿是滿足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