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江阮阮臉上的表情,厲薄深心下又是一陣悶痛。

與其讓他看到小女人這副表情,他寧願讓這小女人清醒過來,用那雙好看的眼睛疏離地看著他。

畢竟,這小女人這副樣子,讓他隻能想起六年前他們之間的相處。

那時候,小女人滿心滿眼都是他。

他卻對這小女人的心意視若無睹,以至於最後,這小女人心灰意冷地從他身邊離開。

江阮阮如今的樣子,彷彿是在提醒他,他們落到今天這個地步,都是他咎由自取。

厲薄深自嘲地擰了下眉,把目光從江阮阮身上移開,再次開口,“你喝多了,喝點水,清醒一下吧。”

話音落下,卻遲遲冇有等到江阮阮的迴應。

厲薄深剛想要垂眸看一眼,卻感覺到胸口又是一沉。

“厲薄深,舞台劇,真的是意外嗎……”江阮阮的聲音越來越小,逐漸消失。

顯然,小女人已經又睡了過去。

意識到這一點,厲薄深鬆了鬆胳膊,遲疑了片刻,又把手裡的水杯放回了桌上。

要是現在再叫醒她,他怕這小女人一晚上都睡不好了。

安置好江阮阮跟小傢夥,厲薄深無聲地退出了房間。

樓下的吧檯上,江阮阮打開的紅酒還剩大半瓶。

厲薄深在吧檯邊坐了一會兒,不由得好奇,剛纔那小女人是以什麼樣的心情給自己灌了那麼多酒的。

想到她剛纔睡著前的最後一個問題,厲薄深心下又是一陣自嘲。

舞台劇上是不是意外,冇有人比他更清楚。

不過就是因為看到了那小女人熟睡的樣子,他一時冇有控製住自己罷了。

可是,麵對她的質問,他竟然不敢承認。

他居然也有不敢承認的事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江阮阮醒來時,隻覺得頭疼的厲害。

一扭頭,餘光又掃到了放在床頭櫃上的水杯和解酒藥。

昨天晚上的記憶慢慢湧了上來。

想到昨天晚上的事,江阮阮不由得瞪大了眼。

她還記得,她因為失眠,去樓下喝了些酒,然後……然後就喝醉了。

再之後……

是厲薄深送她上了樓。

她還對厲薄深說了那麼多有的冇的。

至於厲薄深的反應,她已經有些不敢去回憶了。

想來,厲薄深或許會因為她的舉動感到很困擾。

就像六年前一樣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自嘲地扯了扯唇。

“阿姨。”小星星迷迷糊糊地醒來,看到江阮阮坐在自己身邊,親昵地鑽進了她懷裡。

江阮阮回過神來,垂眸把小傢夥摟進懷裡,柔聲道:“醒了?”

小傢夥懵懂地點了點頭,還有些迷糊,“我昨天,好像夢到爹地來了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不由得一怔。

小傢夥這應該不是夢,是真的看到厲薄深了。

要是她聽到了昨天自己跟厲薄深說的那些話,江阮阮不知道自己以後還要怎麼麵對這小傢夥了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試探著問了一句,“之後呢?星星還夢見什麼了?”

小傢夥皺著眉頭努力地想了半天,搖了搖頭,“唔,應該冇了,好奇怪,那個夢好短。”

聞言,江阮阮暗自鬆了口氣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