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快,江阮阮在潛水教練的指導下換好了潛水服,穿戴好了潛水裝備。

看著小女人被潛水教練帶著躍入水中,厲薄深眸色微暗,心下莫名地緊張起來。

“媽咪!”

“阿姨!”

小傢夥們也緊張地看著海裡的人。

聽到小傢夥們的聲音,江阮阮笑著抬頭,對小傢夥們比了個ok的手勢,又扭頭向教練示意自己準備好了。

片刻後,兩人屏息,慢慢地潛了下去。

從遊艇上,隻能看到他們潛下去的位置偶爾有氣泡翻騰。

小傢夥們對視一眼,小臉上滿是擔心,甚至有些後悔他們讓江阮阮去嘗試。

“叔叔,媽咪會不會有危險啊?”暮暮忍不住看向一旁的厲薄深。

聽到小傢夥的話,厲薄深壓下心底的不安,安撫地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“不會的,這裡的教練都很厲害,一定會照顧好你們媽咪的。”

話是這麼說,男人的視線卻始終鎖著江阮阮潛下去的位置。

遊艇上的工作人員也跟著安撫,“不會有問題的,這些年,來這裡潛水的遊客不在少數,我還冇見過有人出事。”

聽到他這麼說,小傢夥們纔將信將疑地點了點頭,繼續等著江阮阮浮上來。

與此同時,江阮阮被潛水教練帶著,越潛越深。

教練始終虛握著她的一條胳膊,生怕她出現意外。

不料,潛了一段距離後,卻發現江阮阮表現得完全不像一個生手,甚至還有些自如。

教練也便慢慢放開了手。

海底的景色漸漸出現在江阮阮眼前,看到眼前的景色,江阮阮不由得眼前一亮。

隻看到眼前儘是各色的珊瑚,和五彩斑斕的小魚,陽光在經過海水的折射後落在它們身上,反倒是給它們附上了一層神秘色彩。

江阮阮不由得伸出手。

很快,有小魚親昵地繞著她的手指遊來遊去。

一旁的教練看到這一幕,也不由得有些驚豔,本能地拿起相機拍了起來。

相機裡,江阮阮猶如一尾美麗的人魚,跟水下的美麗生物和諧共生。

遊艇上,眾人等了許久也不見他們回來,不由得擔心起來。

暮暮更是著急地衝著海麵直喊,“媽咪!”

小星星也緊張地握緊了欄杆,抬眸看著自家爹地,“爹地,阿姨怎麼還不上來?”

聽到小傢夥的問題,厲薄深眸色暗了暗,若無其事地安撫小傢夥,“一會兒就會上來的,星星彆急。”

說完,厲薄深拿出手機看了一眼。

江阮阮跟教練已經潛下去了近十分鐘。

按理說,對於一個新手,這個時間已經過長了,那個教練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。

想到這兒,厲薄深眉心微擰,心下劃過一個猜測。

難道,他們在水下出事了?

這個猜測在厲薄深心下一閃而過。

厲薄深看海麵的表情也越發凝重。

不知道又過了多久,還不見江阮阮兩人的身影,連帶著另外兩位工作人員都有些著急了。

“我下去看看!”另一名潛水教練麵色難看地拿起了潛水裝備。

就在他準備下海時,海麵上突然有了動靜。

片刻後,江阮阮跟教練笑著浮出了水麵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