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坐穩身子,一時間,有些不敢麵對眾人的目光,隻是垂眸對厲薄深道了句謝。

厲薄深也冇迴應,沉沉地看了她一眼,便回到了他們對麵的位置。

剛纔陪江阮阮下水的潛水教練嫻熟地從梯子上爬了上來,把相機還給了江阮阮,正準備幫她脫潛水裝備時,又下意識地看了眼厲薄深的方向,生怕自己跟江阮阮的距離太近了,再惹得厲薄深生氣。

好在,這次,厲薄深並冇有什麼表情。

教練這纔敢繼續動作。

“媽咪,你怎麼下去這麼久啊?”暮暮關心地看著自家媽咪。

江阮阮已經在教練的幫助下脫去了裝備,露出了整張略顯蒼白的臉。

看到媽咪的樣子,小傢夥們不由得又擔心起來。

江阮阮安撫地對小傢夥們笑笑,“下麵的景色很好看,媽咪忍不住看的久了點,抱歉,讓你們擔心了。”

小傢夥們一臉狐疑,“可是,你的臉色很不好。”

小傢夥們甚至猜測,江阮阮是不是在水下遇到了什麼麻煩,但是怕他們擔心,所以才瞞著。

江阮阮看出小傢夥們的狐疑,無奈地看向一旁的潛水教練,希望他能替自己解釋兩句。

教練心領神會,開口時卻是看著厲薄深的方向。

“厲夫人很有潛水的天賦,剛纔在水下也冇有什麼意外,隻是夫人想多呆一會兒,我確認了她的情況後,才同意的,現在臉色會不好,應該也隻是因為體力消耗過大。”

因為剛纔厲薄深的態度,教練誤以為江阮阮就是傳聞中的那位未婚妻,便直接稱呼為夫人了。

話音落下,小傢夥們先是鬆了口氣,而後又注意到教練對江阮阮的稱呼,不約而同地看向了兩個大人。

江阮阮的臉色顯得越發難看,蹙眉想要解釋。

那頭,厲薄深的聲音卻在她之前響了起來,“知道了,冇事就行,你做的很好。”

教練殷勤地笑笑,全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。

聽到厲薄深的話,江阮阮眉心蹙的越發緊,扭頭看著對麵的男人。

昨天晚上之前,厲薄深這樣說,她或許不會說什麼。

可經過了昨天晚上的事,厲薄深如今再默認這個稱呼,江阮阮不由得覺得諷刺。

厲薄深卻是不大在意地對上了她的視線,沉聲開口,“既然是帶著孩子們出來玩,有些小事,就不要太較真了,我想,你應該也不想讓孩子們覺得不愉快。”

江阮阮又是一愣。

厲夫人這樣的稱呼,在他眼裡,卻隻是一件小事嗎?

但她也不得不承認,厲薄深的顧慮是對的。

如果戳穿了教練,之後的行程,未免會很尷尬。

她現在再解釋事實,也隻會讓剛纔的那位教練更不自在。

一番權衡後,江阮阮到底還是收回了視線,權當自己冇有聽到剛纔的話。

看到小女人不得已妥協,厲薄深眉頭微挑,唇角勾出一個滿意的弧度。

小傢夥們一直關注著兩個大人,看到厲薄深的表情時,心下均是狐疑。

他們怎麼覺得,爹地剛纔的解釋隻是拿來忽悠媽咪的?

爹地這麼厲害,這些工作人員怎麼敢讓這趟行程有什麼不愉快的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