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酒店給小傢夥們簡單擦了擦身子,換了身衣服,兩人才又帶著他們出去。

正是傍晚,外麵的風也帶著涼意,裹挾著鹹鹹的海水氣息,吹到人臉上,很是舒適。

江阮阮按照小傢夥們早上說的,帶他們到了海灘。

不同於昨天晚上的人擠人,這會兒海灘上的人還很是稀少,也顯得十分靜謐美好。

海浪輕輕地拍在海灘上,看上去很是柔和。

江阮阮忍不住脫了鞋,帶著小傢夥們光腳在海灘上走著,感受著沙子柔軟的觸感。

“呀!”小星星突然驚喜地叫了一聲。

江阮阮扭頭看向小傢夥。

隻看到小星星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子,在海灘上撿起了一個色彩斑斕的大海螺。

“阿姨,你看!”小傢夥興奮地把海螺遞到了江阮阮眼前。

江阮阮抿唇笑笑,“好漂亮的海螺,星星可以收著,一會兒做手工的時候用。”

小傢夥顯然也很喜歡,小心翼翼地把海螺擦乾淨了,又好奇地盯著看了半天。

雖然厲家不差錢,但因為小星星從小自閉,一直也冇有出過遠門,對於這些東西,也隻是在書上看到過。

還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觸摸到。

小傢夥愛惜地摸了又摸,心想,原來這就是海螺啊!真的好漂亮!

看到小傢夥這麼喜歡,江阮阮眼底笑意更深,忍不住上前拿起小傢夥手裡的海螺,湊到了小傢夥的耳邊。

小星星歪著腦袋,一臉不解地看著她。

“你聽,傳說海螺裡麵有海浪的聲音呢,你聽有冇有?”江阮阮笑著看小傢夥。

聽到這話,小星星的眸子猛地亮了起來,認真地聽了起來。

過了好一會兒,小傢夥用力地點了點頭,“真的有!”

這下輪到江阮阮驚訝了。

她不過是逗小傢夥玩,卻冇想到小傢夥居然會給出肯定的答案。

一時間,江阮阮不由得開始懷疑起了自己。

朝朝跟暮暮聽到小妹妹說能聽到聲音,也跟著過來湊熱鬨,“我們也要聽!”

江阮阮狐疑地把海螺湊到了小傢夥們耳邊。

過了一會兒,兩個小傢夥也用力地點了點頭,眼睛亮晶晶的。

見狀,江阮阮心下狐疑愈盛,忍不住把海螺湊到自己耳邊,屏住呼吸聽了一會兒。

耳邊一點聲音也冇有,隻有海風偶爾吹過的輕響。

再看看小傢夥們煞有介事的模樣,江阮阮眉心微微蹙起。

“怎麼了?”厲薄深從身後走來,看到她的表情,不解地問了一句。

江阮阮猶豫了幾秒,正想要說冇事,小星星的聲音卻搶在她之前響起。

“爹地!海螺!”小傢夥抓著江阮阮的手腕,努力地跳了幾下,想要給自家爹地聽。

厲薄深擰了下眉,“海螺?海螺怎麼了?”

小傢夥認真道:“裡麵有聲音!”

話音落下,厲薄深瞭然地扭頭看了江阮阮一眼。

知道應該是這小女人對小傢夥們說了什麼。

“爹地聽!”小星星不依不饒地要讓厲薄深也聽一聽。

她跟兩個小哥哥,還有阿姨,都聽過了,隻有爹地還冇有聽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