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小傢夥堅持,江阮阮有些尷尬地對男人笑笑,伸手想要把海螺遞給她。

不料,剛一伸出手,男人卻直接捉住了她的手腕,就著她的手,把海螺放在了自己的耳邊。

江阮阮的手離他的臉隻有幾毫米的距離,隻要她稍稍卸力,手心便會碰到男人的臉。

意識到這一點,江阮阮表情微僵,咬牙堅持著手腕的弧度。

過了好一會兒,男人才終於鬆開她的手。

“怎麼樣?有聽到嗎?”小星星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家爹地。

厲薄深卻是意味不明地掃了眼江阮阮,而後挑眉迴應,“聽到了,確實有。”

聽到爹地肯定,小傢夥越發興奮。

江阮阮察覺到男人剛纔掃過來的視線,心下泛起一陣漣漪。

緩了幾秒,才若無其事地對小傢夥笑笑,“好了,我們繼續去找吧,要不然一會兒都被小哥哥們撿完了。”

小傢夥接過江阮阮遞來的海螺,乖乖點了點頭,牽著江阮阮的手又往前走去。

另外兩個小傢夥早在聽到海螺裡的聲音以後,便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,想要撿一個屬於自己的海螺。

江阮阮帶著小星星走在兩小隻後麵,時不時地看他們一眼,確認他們的安全。

突然,小傢夥們停下了腳步,蹲在地上,聚精會神地看著什麼。

江阮阮不由得有些好奇,帶著小傢夥追了上去。

“媽咪,你看!”小傢夥們指給江阮阮看地上的小螃蟹。

隻看到那隻螃蟹隻有小拇指蓋大小,正怯生生地鑽在一隻乳白色的海螺裡。

似乎是被他們嚇到了,小傢夥用兩隻鉗子捂住了眼睛,還想要往裡麵鑽。

“怎麼讓它出來啊?”暮暮苦惱地看著那個海螺。

他們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個,現在裡麵有個螃蟹,讓他們想要拿走都不行。

江阮阮對小傢夥們搖了搖頭,“這叫寄居蟹,這個海螺是它的家,我們還是不要打擾它了,再找找吧!”

聽到她這麼說,小傢夥們又好奇地盯著海螺看了半天,還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海螺,奶聲奶氣地說著,“小寄居蟹,你好呀,我們一起玩吧!”

寄居蟹被他們嚇到,小小的身軀飛快地從海螺裡麵移動出來,從他們中間溜走。

看到寄居蟹離開,小傢夥們抬眸看向江阮阮,小臉上滿是歉然。

他們隻是想跟寄居蟹一起玩,卻冇想到,它會這麼害怕。

江阮阮安撫地對小傢夥們笑笑,“我們走吧,也許我們走了,它就會回來了。”

聞言,小傢夥們乖巧地點了點頭,起身又往前走去,一邊走,一邊回頭看著海螺的方向,想要看看寄居蟹有冇有回來。

隻是,一直到他們看不到海螺了,都冇有再看到那隻寄居蟹的影子。

小傢夥們難過了一會兒,注意力又很快被彆的東西吸引。

江阮阮帶著小傢夥們,也時不時地俯身撿些好看的貝殼,想著給小星星做一串貝殼項鍊。

厲薄深始終不遠不近地跟在他們身後,看到幾人的背影,厲薄深眼底是難得的溫情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