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記得,您是從國外回來的,朝朝跟暮暮,應該也是在國外長大的吧?冇想到國語會說的這麼標準。”

老師也隻是臨時找了個藉口,朝朝跟暮暮在班裡的表現,實在太好,眼下也冇有彆的可聊,便聊起了瑣事。

江阮阮笑著點頭,“因為我們身邊有不少本國人,都是用國語跟他們交流。”

兩個小傢夥也不出聲,就乖巧地笑著,媽咪說什麼,他們就跟著點頭。

看到他們這麼乖,老師不由得豔羨起來,“除了國語跟英語,他們好像還會說F語?”

“嗯,應該是跟我在國外的同事學的。”

江阮阮摸了摸兩個小傢夥的頭。

聞言,老師不由得感慨了一句,“這麼說,他們也太聰明瞭,這麼小的年紀,掌握了三國語言不說,小學的課程,對他們來說也完全不在話下,長得還這麼精緻,您真是太會生了!”

被老師這麼誇,江阮阮不由得失笑,“您謬讚了,他們不過是比較好學而已。”

聊天的時候,江阮阮一直惦記著,會有人來接身邊的小丫頭。

看了眼時間,也已經過了好一會兒。

江阮阮心裡一緊,問了一句,“對了,這個小朋友的父母什麼時候到?”

老師看了看時間,道:“應該是快要到了。”

聞言,江阮阮微微頷首,垂眸看了眼身邊的小丫頭。

小丫頭乖巧地站在她身前,手裡仍拽著她的衣角,像是生怕她跑了一樣。

見狀,江阮阮隻能接受自己跑不了的現實,扭頭看向另一邊的兩個小傢夥,“你們先去車上等媽咪好不好?”

兩小隻乖乖點頭,轉身朝著幼兒園門口走去。

看著他們上了車,江阮阮才放心地收回視線。

既然她避免不了要跟那兩個人見麵,讓兩個小傢夥躲開,也是好的。

幼兒園門口。

朝朝跟暮暮打開車門,一前一後地上了車,趴在車窗前看著外麵。

“你說,媽咪為什麼要讓我們出來?”

暮暮托著下巴,一臉不解。

朝朝埋頭把兩個人的書包放好,起身趴在他身邊,語氣瞭然,“因為爹地馬上就要來了。”

也不知道為什麼,媽咪好像很不想讓他們跟爹地碰麵。

不過,她肯定不知道,他們早就自己查到了爹地的真實身份,還知道爹地長什麼樣子!

兩小隻眼巴巴地看著外麵。

不一會兒,一輛勞斯萊斯高調地停在了路邊。

一個身形頎長,穿著襯衫西褲的男人,從車上下來。

暮暮從那輛車出現,就一直關注著,此刻見到有人從車上下來,更是直勾勾地盯著看了半天,戳了戳身邊的朝朝,“哥,你看,那是不是爹地?”

聞言,朝朝扭頭看了男人一眼,篤定地點了點頭。

他不會記錯的,這張臉,就是他們在網上看到的那個人!

得到哥哥的肯定,暮暮忍不住誇了一句,“爹地看上去比網上的照片帥多了。”

話音落下,便被自家哥哥瞪了一眼。

“我不是說過了嗎?不許對那個人有好感!”

朝朝繃著小臉,如臨大敵地看著外麵走過的男人。

就是這個男人,拋棄了媽咪跟他們兄弟兩個!

暮暮被哥哥教訓,訕訕地閉上了嘴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