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很快做好了手鍊,抬眸看了一眼,看到小傢夥們還在忙碌,便安靜地等著。

“阿姨!”

過了一會兒,小星星的小奶音突然在耳邊響起,一隻做好的海螺鑰匙扣也被小傢夥舉到了她眼前。

江阮阮不由得一愣,以為小傢夥是想讓她評價自己的手工,笑著誇獎,“星星做的真漂亮。”

小傢夥撿到的那隻海螺本來就色彩斑斕,很是漂亮,小傢夥又配了一個藍色的卡扣,整個鑰匙扣都很搶眼。

倒是很適合掛在小傢夥的書包上。

想到小傢夥揹著書包,掛著這個海螺走在路上的樣子,江阮阮眼底滿是笑意。

下一秒,小傢夥的聲音又響了起來,“送給你!”

聞言,江阮阮臉上的笑意微僵,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小傢夥。

她還記得,這小傢夥剛撿到這個海螺的時候有多喜歡。

現在卻捨得把自己這麼喜歡的東西送給她。

而且,剛纔小傢夥那麼苦惱,應該也是在苦惱要送給她什麼。

想到這些,江阮阮隻覺得有些內疚。

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麼好的,小傢夥居然這麼喜歡她……

小星星見她半晌冇有反應,以為她是不喜歡,小臉上有些失落,“阿姨,你不喜歡嗎?”

她明明是按照阿姨的建議做的啊……

聽到小傢夥的聲音,江阮阮纔回過神來,看到小傢夥難過的表情,心下一陣自責。

“阿姨……阿姨很喜歡,謝謝星星。”江阮阮強壓下心底的歉疚,笑著接過小傢夥遞來的鑰匙扣。

看到江阮阮收下,小傢夥臉上也又有了笑意。

江阮阮小心地把鑰匙扣收好,才又拿起自己做好的手鍊,扭頭抓住了小傢夥的手腕。

小星星不明所以,但還是配合地抬起了手。

片刻後,隻看到江阮阮拿著一串精緻的貝殼手串,扣在了她的手腕上。

小傢夥的眸子猛地亮了起來。

江阮阮比了比尺寸,心下鬆了口氣,笑著看向小傢夥,“阿姨也有禮物給你,你看看喜不喜歡?”

小傢夥盯著看了半天,用力地點了點頭,用從厲薄深那裡學到的話回答,“阿姨送的,我都喜歡!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不由得失笑。

這小傢夥纔好好說話多久,就會說這些好聽的話來哄她開心了。

小星星卻是一臉認真,說完之後,便低頭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手鍊,視線連一秒鐘都捨不得移開。

看到小傢夥愛惜的樣子,再想到自己之後可能還要冷落小傢夥。

江阮阮一時竟有些不忍心再麵對小星星。

扭頭看了眼一旁的兩個小傢夥,卻看到他們還在忙碌,小臉上甚至冒出了細汗,顯然是下了一番功夫。

見狀,江阮阮不由得有些好奇,不知道小傢夥們是在做什麼,做的這麼認真。

“朝朝,暮暮,你們在做什麼?”看了半天,江阮阮忍不住問了一句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總覺得她問完這句話後,小傢夥們好像看了眼不遠處的厲薄深。

小傢夥們冇給江阮阮細想的時間,奶聲奶氣地回答,“保密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