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小傢夥們的話,江阮阮眸底劃過一抹詫異。

這些年以來,小傢夥們還是第一次有事情要對她保密。

一時間,江阮阮對小傢夥們的作品越發地好奇起來。

等了不知道多久,小傢夥們才做完了手工。

這次,江阮阮可以確定自己冇有看錯,他們真的抬頭看了眼不遠處的厲薄深。

甚至連厲薄深也察覺到了小傢夥們試探的目光,不解地擰起了眉頭。

兩個小傢夥神秘兮兮地握著手裡的作品,在作坊裡跑了一圈,找到了一扇泛著熒光的乳白色貝殼,打開後,剛好可以把他們的手工作品放進去。

貝殼是出售的,小傢夥們又掏出自己的小金庫,把貝殼買了下來。

做完這一係列的事,小傢夥們纔有些拘謹地走到了厲薄深麵前。

看到小傢夥們在自己麵前站定,厲薄深眉心擰的越發緊,甚至隱隱猜測,小傢夥們是不是要把作品送給他。

可轉念想到小傢夥們對他的態度,又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。

他剛剛否定了這個猜想,身邊的小傢夥們怯怯地舉起了手裡的貝殼,“送給你,厲叔叔。”

聽到這話,厲薄深跟江阮阮均是一愣。

厲薄深隻覺得一陣詫異,小傢夥們以往幾乎是把他當成假想敵來看,如今卻突然送他東西……

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嗎?隻是那件事,小傢夥們就對他改觀至此?

厲薄深心下一陣猜測。

小傢夥們舉著貝殼一動不動。

本來是要給他送禮物的,兩個小傢夥的表情卻很是緊繃,看上去很是緊張。

過了許久,江阮阮開口提醒,“厲總,既然是孩子們的心意,你就收下吧。”

說完,江阮阮目光複雜地看了眼兩個小傢夥。

小傢夥們的舉動,她幾乎要懷疑他們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了。

聽到江阮阮的話,厲薄深纔回過神來,擰眉從小傢夥們手裡接過了那個貝殼。

打開後,裡麵是一對由小貝殼做成的袖釦,看上去很是精緻。

剛纔小傢夥們費了那麼大勁,就是在做這對袖釦。

厲薄深心下動容,忍不住問了出來,“為什麼要送我禮物?”

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,暮暮顯得有些羞怯,最後還是朝朝開口,“因為你昨天幫我們找到了暮暮,而且,今天在遊艇上,也是你製止了暮暮危險的舉動,我們要謝謝你。”

聞言,厲薄深瞭然地扯了下唇,對小傢夥們道謝,“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,謝謝。”

見他收下了禮物,兩個小傢夥默默鬆了口氣。

一旁,江阮阮也聽到了兩個小傢夥的回答,心下又是一陣複雜。

她承認,這兩天厲薄深確實幫了他們很大的忙,小傢夥們感謝他也是應該的。

但小傢夥們的態度轉變的這樣大。

江阮阮擔心他們會跟厲薄深越走越近,再被厲薄深發現他們的身世。

到時候,要是厲薄深想要從她身邊帶走小傢夥們。

江阮阮恐怕也冇辦法說一個不字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不由得一陣惶恐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