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薄深眉心微擰,看了眼她身邊的兩個小傢夥。

“我們要陪著媽咪!”小傢夥們抓著江阮阮的手不放。

江阮阮冇辦法,隻能答應下來,又對厲薄深道:“那厲總帶星星先回去吧,我跟孩子們一會兒回去。”

厲薄深察覺到小傢夥抓自己衣襬的手用了些力氣,顯然也不情願離開。

隻是,小女人已經轉身帶著小傢夥們走遠了。

“阿姨……”小星星難過地看著他們的背影。

厲薄深眸色暗了暗,到底還是放心不下三人,但也知道江阮阮不會想讓他們跟上去,便帶著小星星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廳,坐著等。

江阮阮帶著小傢夥們到了一處人少的地方,脫了鞋坐在海灘上。

清涼的海風吹在臉上,整個人也漸漸的冷靜了下來。

兩個小傢夥陪在她身邊,因為江阮阮的情緒,小傢夥們也不敢玩鬨,隻是靜靜地坐在她身邊。

過了好一會兒,江阮阮徹底平靜下來,起身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,“我們回去吧。”

小傢夥們看到媽咪的情緒好多了,心下鬆了口氣,牽著江阮阮的手起身。

江阮阮正想要用力把他們拉起來,突然,腳下一陣刺痛。

“唔……”不知道什麼東西劃破了腳心,江阮阮疼的忍不住呻吟了一聲。

小傢夥們嚇了一跳,連忙自己拍拍屁股站了起來,扶著江阮阮在海灘上重新坐下。

“媽咪,你怎麼了!”

江阮阮強忍著疼,垂眸看了眼自己剛纔站著的地方。

隻看到一個海螺靜靜地躺在那裡,尖銳的角上已經沾上了血跡。

小傢夥們順著她的視線看去,小臉上滿是驚恐,“媽咪,你受傷了!”

江阮阮見自己嚇到了小傢夥們,勉強擠出一抹笑意,想要安撫,“沒關係,你們扶媽咪起來。”

小傢夥們卻毫不猶豫地拒絕,“你的腳受傷了,怎麼能站起來?”

隻是,之後要怎麼辦,小傢夥們卻想不到答案。

慌亂之中,小傢夥們還是第一時間想到了厲薄深。

朝朝輕輕扯了把自家弟弟,湊在他耳邊說了一句,“我去找爹地,你照顧媽咪。”

小傢夥用力地點了點頭。

“媽咪,我去找人幫忙!”朝朝對江阮阮說了一句,便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。

江阮阮擔心地想要叫住小傢夥,小傢夥卻頭也不回。

“媽咪,你放心吧,哥哥不會丟的,我們很聰明。”暮暮反過來安慰自家媽咪。

朝朝已經跑遠了,江阮阮也隻好安靜下來,指揮暮暮給自己做簡單的消毒處理。

另一邊。

厲薄深擰眉看著江阮阮等人離開的方向,心下隱隱覺得不安。

突然,小星星用力地扯了扯他的衣襬,“朝朝哥哥!”

說話時,小傢夥著急地指著人群。

厲薄深順著小傢夥指的方向看去,隻看到朝朝正大步地往酒店的方向跑去。

見狀,厲薄深眸色猛地一沉,單手抱起小星星,快步走到了小傢夥麵前,“怎麼就你一個人?你媽咪跟暮暮呢?”

朝朝喘著粗氣停下腳步,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襬,聲音發緊,“媽咪……媽咪受傷了,厲叔叔,快跟我來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