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行人連夜離開酒店,回了城區。

不同於來時,回去的時候,為了讓江阮阮坐的舒服一點,朝朝坐在了副駕的位置,小星星跟暮暮則陪著江阮阮坐在後麵。

小傢夥們一路上都眼巴巴地看著她受傷的腳,看的江阮阮哭笑不得。

終於到了彆墅門口,江阮阮扶著靠背,小心翼翼地想要下車,剛挪到車門口,麵前又伸出一雙大手,放在了她腰側,不容置喙地把她抱進了懷裡。

江阮阮愣了幾秒,想到自己受傷以後,小傢夥們也已經看了好幾次這樣的場景,想必也不會多想,便也冇有再推拒,任由厲薄深抱著自己進了彆墅。

幾人剛一進門,李嬸便迎了過來,看到江阮阮被厲薄深抱著,眼底滿是驚訝,“這是怎麼了?江小姐不舒服?”

小傢夥們開口解釋,“媽咪腳受傷了。”

聽到這話,李嬸擔心地看了眼江阮阮的腳,隻看到有一隻腳的鞋確實冇有穿到底,隻是鬆垮地掛著,隱約可以看到腳背上纏著的紗布。

見狀,李嬸麵色緊張起來,小心翼翼地幫著厲薄深把人放在沙發上,連聲關心,“好好的,怎麼傷的這麼厲害?”

江阮阮安撫地笑笑,“不小心被海螺劃傷了,冇什麼大問題,在家休息兩天就好。”

李嬸的臉色依舊冇有好轉,但還是不忘向厲薄深道謝,“這次多虧厲總在,麻煩厲總這麼晚還送江小姐回來了。”

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頷首,沉聲道:“這兩天好好照顧她,儘量不要讓她下地,另外,傷口不能沾水。”

李嬸一一答應下來。

江阮阮看男人大有一副主人的架勢,心下一陣異樣,出聲提醒,“時間不早了,厲總還是早點帶星星迴去吧,至於今天的事,我改天再道謝。”

聽到這話,厲薄深的麵色沉了沉。

這兩天的接觸下來,這小女人像一匹喂不熟的狼。

儘管他已經做到了這個地步,這小女人卻還是想要把他推得遠遠的!

小星星也不情願地垂下了眉眼,小心翼翼地抓著她的衣襬撒嬌,“阿姨,我留下來陪你。”

小傢夥實在擔心江阮阮的傷勢。

看到小傢夥的樣子,江阮阮心下一陣柔軟,但還是狠心拒絕,“星星乖,時間不早了,跟爹地回去吧。”

“可是,阿姨受傷了……”小傢夥抬起頭,眼底閃爍著淚光。

見狀,江阮阮心下又是一陣刺痛。

她自然知道小傢夥是擔心自己。

可她更知道,自己必須要跟他們保持距離。

小傢夥冇有等到她的回答,抽了抽鼻子,眼看著就要哭出來。

“星星要是實在擔心阿姨的話,可以改天再來看阿姨。”沉默了幾秒後,江阮阮到底還是做出了讓步。

小傢夥狐疑地看著她,哽嚥著質問,“真的嗎?星星真的可以來嗎?”

江阮阮心下又是一陣酸澀,抬手輕輕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肯定道:“可以的。”

聽到她的承諾,小傢夥才依依不捨地點了點頭,回身牽住了自家爹地的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