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邊,厲薄深帶著小星星迴去的路上。

父女倆各懷心事,好一會兒,車上都靜謐無聲。

小星星坐在後座,小臉緊繃地盯著手腕上的那串貝殼手鍊,心下忐忑。

“爹地,阿姨是不是又要躲著我們了?”小星星猶豫了好久,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。

雖然剛纔江阮阮答應了她可以再去看她,但小傢夥還是怕江阮阮以後會繼續躲著他們。

小傢夥的話也正問到了厲薄深的心上,厲薄深沉默了幾秒,心情複雜地回答,“爹地也不知道。”

聽到這話,小傢夥失落地抿了抿嘴吧,小心翼翼地問他,“是星星做的不好嗎?”

她記得,爹地說過,要是她表現的好,阿姨就不會再躲著他們了。

可是,這兩天阿姨明明也很喜歡她,還給她送了禮物的……

想到這兒,小傢夥越發地難過起來,小手緊緊地抓著手腕上的手鍊。

厲薄深擰了擰眉,心下也忍不住覺得煩躁起來。

他實在是搞不明白那小女人的心思。

明明之前都好好的,上一秒,還笑著跟小星星互換禮物,下一秒,就突然疏離地要離開。

他甚至都不清楚,她為什麼會突然變了臉色。

越是被江阮阮這樣拒絕,厲薄深越是對六年前的自己感到懊惱。

昨天晚上那小女人醉酒後說的那些話還在耳邊迴盪。

六年前,她滿心滿眼隻有自己,可他卻就那樣放任她離開……

車廂裡的氣氛低迷的厲害。

一路回到厲家莊園,都冇人再開口。

小星星的情緒很是低落,下車時,甚至都冇讓厲薄深抱,自己從車上跳了下去,自顧自地往彆墅裡走。

看到小傢夥的背影,厲薄深擰了下眉,覺得小傢夥的病情似乎又有退化的趨勢。

意識到這一點,厲薄深心下沉了沉。

小傢夥的病情受那小女人的影響實在太大了。

即使是為了小星星,他也不能放任那小女人這樣疏離他們了。

厲薄深跟在小傢夥身後進了門,剛一進門,便看到小傢夥已經悶悶不樂地坐在了沙發上,張嬸則一臉擔心地在一旁關心,小傢夥卻是一言不發。

見他進來,張嬸第一時間看了過來,“少爺,小小姐這是怎麼了?”

話音剛落,便看到自家少爺的臉色似乎也不怎麼好。

張嬸不解地蹙起了眉頭。

厲薄深正想要說些什麼,突然手機震了起來。

看了眼來電顯示,厲薄深嘴邊的話轉了一圈,道:“冇什麼,你先帶她上去吧,我一會兒上去看看。”

張嬸答應下來,有些為難地看了小傢夥一眼。

好在小傢夥也很懂事,雖然難過,但也知道厲薄深有事情要處理,不用張嬸多說,便乖乖跟著上了樓。

看著兩人離開,厲薄深大步走進書房,接通了電話。

“爺。”那頭傳來了路謙的聲音,“之前您讓查的,夫人車禍的事情,有眉目了。”

這件事處處透著蹊蹺,但肇事者也像是早有準備,以至於路謙廢了不少力氣,才終於找到了一些線索。

聽到這話,厲薄深麵色一凜,聲音也沉了幾分,“結果如何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