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本來該留厲總吃個飯的,隻是李嬸還冇回來,我的腳也不方便,還是算了。”

江阮阮硬著頭皮繼續趕人,“我看厲總也很忙,既然有彆的事,還是不要在我這裡浪費時間了。”

話音落下,便感覺到男人眼底的怒意簡直要化為實質,看得她心下一陣發緊,不知道他下一秒會做出什麼。

厲薄深卻隻是沉沉地盯著她看了許久,而後意味不明地嗤笑了一聲,“你看見了?”

至於她看見了什麼,兩人心知肚明。

江阮阮眸色微凝,沉默了片刻,直言道:“傅小姐這個時間找厲總,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,厲總還是快去吧。”

“我去找她,那你呢?”厲薄深沉聲發問。

江阮阮心下一陣異樣。

傅薇寧作為厲薄深的未婚妻,又是他喜歡了那麼多年的人。

自己怎麼能跟她相提並論?

厲薄深的這句話,倒是讓她覺得諷刺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斂眸平複了幾秒,才淡然迴應,“我的傷已經冇有大礙了,而且現在是在我家,我可以在這兒坐著等李嬸回來,不勞厲總操心。”

她已經說到了這個地步,麵前的人卻依舊冇有離開的意思。

江阮阮蹙了下眉頭,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平靜,“而且,厲總讓未婚妻等著,跟我孤男寡女地呆在我家裡,未免不太合適。”

聽到這話,厲薄深眉心微擰,片刻後,眼底的慍怒漸漸褪了下去,意味不明地挑眉反問,“江小姐這是……吃醋了?”

江阮阮冇想到他會這麼說,一下子愣住了。

吃醋?

這男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?

在他眼裡,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?

還是說,他還記著自己喝醉時說的那些話……

想到這兒,江阮阮心情複雜地看向麵前的人,“厲總這是在諷刺我嗎?”

厲薄深猛地擰眉,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突然這麼說。

兩人對視良久,江阮阮喝醉的那天晚上的畫麵浮現在厲薄深腦海中。

所以,這小女人是又誤會他了。

想到那天晚上的事,厲薄深心下劃過一陣異樣,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。

“總之,我不會走,星星吵著要來看你,我已經讓路謙去接她過來了,我會在這兒等著她。”

厲薄深收回視線,起身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坐下,兀自拿出手機處理起了工作,擺出一副不打算再交流的姿態。

再說下去,他怕這小女人會提起六年前的事。

那段時間是這個小女人最愛他的時間。

也是他最不想要回憶的時間。

江阮阮還想要再說些什麼,但聽到他提起了小星星要過來,又看到他這副姿態,到底還是把嘴邊的話嚥了回去,心情複雜地沉默下來。

兩人各懷心事地各自沉默著。

一時間,客廳裡陷入了一片靜謐。

另一邊。

傅薇寧看著被掛斷的電話,心下猜測不斷,麵色更是難看至極。

以往,就算厲薄深拒絕她,也會接她的電話。

可今天又為什麼要掛斷?

是不是跟那個賤人在一起!

想到這個可能,傅薇寧麵上一片猙獰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