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朝朝跟暮暮對視一眼,一時間有些不敢回答。

他們喜歡的不是厲叔叔,而是爹地,他們想要有爹地照顧媽咪。

可媽咪卻好像還是不喜歡爹地。

想到這兒,小傢夥們麵上滿是遲疑。

江阮阮心下卻開始隱隱感到不安。

這段時間,小傢夥們對厲薄深的態度肉眼可見地在轉變。

這樣子下去,要是他們真的喜歡上厲薄深,想要多跟他接觸,江阮阮也找不到理由拒絕。

畢竟,他們本就該在厲薄深身邊成長,是自己剝奪了他們跟爹地一起生活的權利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歉然地看著小傢夥們,“媽咪……媽咪也不知道,隻是,如果你們希望的話,媽咪也不會拒絕。”

言下之意,便是她不會主動邀請,對厲薄深來訪也不感到高興,隻是為了彌補他們。

小傢夥們向來聰明,自然也聽出了江阮阮的意思,知道媽咪還是不喜歡爹地來做客。

“我們隻是心疼小妹妹。”小傢夥們默默跟厲薄深撇清關係。

聞言,江阮阮略微鬆了口氣,提起小星星,心下也是一陣歉疚,“媽咪也心疼小妹妹,隻是……”

之後的話,江阮阮卻不知道該怎麼說了。

好在小傢夥們也冇有追問,而是很快轉移了話題,“媽咪不要難過,我們會照顧好小妹妹的!媽咪隻要照顧好自己就好啦!”

這話說的,倒好像江阮阮纔是個小孩子一樣。

江阮阮心下一陣欣慰,笑著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,“謝謝寶貝們。”

小傢夥們又在樓下陪她呆了一會兒,便乖乖上樓去了。

江阮阮被李嬸攙扶著進了房間,簡單洗漱後,躺在床上,卻遲遲無法入睡。

她實在是猜不透厲薄深的想法。

那個男人,明明已經如願跟傅薇寧在一起了,她也說過,不會再像六年前一樣纏著他了。

可現在卻好像是他們倆的位置調換了一樣,厲薄深總是會出現在她的視線範圍之內。

按理說,他們之間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,兩人間的距離,也該如她所說,回到陌生人的距離。

可厲薄深的種種舉動,卻總是讓她產生一種錯覺,彷彿他很想跟自己和孩子們保持這樣親密的關係一樣。

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,江阮阮的思緒戛然而止,又覺得自己很是可笑。

六年前她為什麼離開,冇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了。

隻是因為她徹底認清了傅薇寧在厲薄深心裡的位置,知道自己無論怎麼努力,那個男人都不可能回頭看她一眼。

六年過去,厲薄深身邊的女人還是傅薇寧。

可見他還是愛著她的,而且,傅薇寧顯然也是愛著厲薄深的,兩個人互相愛慕,厲薄深又怎麼會對自己產生彆樣的想法?

想到這兒,江阮阮自嘲地扯了下唇。

歸根結底,還是她自作多情了而已。

厲薄深會這樣照顧她,隻是看在小星星的份上罷了。

江阮阮默默說服著自己,讓自己不要再多想。

隻要以後跟厲薄深保持距離,也就不會有這樣的困擾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