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自家爺的話,路謙頓時睡意全無。

他冇有聽錯吧?自家爺居然讓他找花店?

是他想的那個目的嗎?

他隻顧著震驚,一時間甚至忘記了迴應。

那頭,厲薄深半晌冇有等到回答,擰眉催促了一聲,“能聽見嗎?”

路謙猛地回過神來,連忙答應下來,“是,爺,您稍等,我馬上給您找!”

厲薄深應了一聲,便掛斷了電話。

他本想是讓路謙直接幫他訂一束花的,但轉念想到這束花的含義,到底還是決定由自己親自聯絡。

很快,路謙那邊便發過來了兩家花店的聯絡方式和地址。

厲薄深打開看了一眼花店的介紹,確定下了其中的一家花店。

第二天一早,厲薄深早早地把小星星送去了幼兒園,自己直接趕去了那家花店。

“先生,您好,買花嗎?”看到他在店門口站定,很快有店員迎了上來。

厲薄深微微頷首,目光在花店擺設的花束上四處遊移,眉心越擰越緊。

他還是第一次給人送花,該怎麼選,他一點也不瞭解。

好在店員很快發現了他的困難,上前為他介紹,“不同的花有不一樣的花語哦!請問先生是要送花給女朋友嗎?”

女朋友?

聽到這個成為,厲薄深眸色暗了暗,半晌,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。

見狀,店員心下滿是羨慕。

真不知道是哪個女人,能有幸擁有這麼帥的男朋友,而且,男朋友還這麼有心,特意來給她挑選花束。

“女朋友的話,我比較推薦紅玫瑰哦!我們店裡有紮好的花束,您可以進去看一下。”店員壓下心底的羨慕,熱情推薦。

聞言,厲薄深頷首,跟著她走進店裡。

撲麵而來的,便是一陣濃鬱的花香。

店員從架子上抱下來一束展示用的花束,給他展示了一番,“這是我們店裡情侶購買量最高的花束,您可以考慮一下。”

厲薄深打量了片刻,對於女人會喜歡什麼,他也不大瞭解,但麵前的這個店員既然這麼強烈推薦,倒也可以算作是參考。

這麼想著,厲薄深直接點頭答應下來,“就按照這束花,再幫我包一束。”

店員應下,又問,“您需要附卡片嗎?需要的話,卡片上要不要寫什麼寄語?”

厲薄深這纔想起秦宇馳昨天似乎說過,是有這麼一回事。

至於卡片上要寫什麼……

厲薄深擰眉想了片刻,沉聲問道:“可以把卡片拿給我,我自己寫嗎?”

店員連聲答應,拿出卡片和筆遞了過來。

厲薄深接過,擰眉又沉思了許久,才提筆在上麵寫了起來。

寫完後,把卡片折了起來,交還給了那位店員。

“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?”店員詢問。

厲薄深搖了搖頭,說了地址,便轉身離開。

他已經按照秦宇馳說的,把心裡的話直白地寫在了卡片上,不知道那小女人看到後會是什麼反應。

花店裡,店員看著他離開,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打開卡片看了一眼。

看到卡片上鋒利的字體,心下不由得感到一陣莫名。

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送玫瑰花,留的寄語卻這麼不明不白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