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嬸把花送到花店時,店員幾乎是一眼便認出了這是他們上午剛剛送出的那束花,甚至連裡麵的卡片都還在原位。

“您好,這是……”

李嬸歉然地笑笑,“麻煩幫忙把這束花送到厲氏集團,一定要讓厲總親自簽收。”

聽到這話,店員驚愕地瞪大了眼。

她就說早上那位顧客有些眼熟,不僅是帥,而且看上去就很有錢的樣子。

卻冇想到,居然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厲氏總裁。

更冇想到的是,厲總的花居然會被退回來!

店員忍不住懷疑起是不是他們的花的問題,連忙追問,“請問是對我們的花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?”

李嬸笑著搖了搖頭,“冇有,你們的花很好,選擇退還,是我們的私人原因。”

說完,李嬸不打算再多做解釋,把花放下,便轉身離開了。

看著被退還的花束,店員的心情複雜不已,對收到花束的那個女人越發好奇。

不僅能被厲總那麼用心地對待,甚至還敢拒絕厲總的心意。

那女人到底是有多優秀?

感慨了一番後,店員又叫來了負責派送的員工,轉達了李嬸的話。

當天中午,路謙剛從樓上下來,準備去吃飯,便被前台叫住了。

“路助理,這裡有位先生來送玫瑰,說是要讓厲總親自簽收……”

前台在公司坐了這麼長時間,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,一時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聽到這話,路謙心下微動,一下子想到了昨天晚上,自家爺讓他幫忙找花店的事。

但是現在花為什麼送到了自家公司?還是讓自家爺親自簽收?

“先放這兒吧,一會兒我拿上去給厲總。”回過神來,路謙沉聲迴應。

前台答應下來。

送花的員工卻有些為難,“顧客交代我們要厲總親自簽收……”

路謙解釋,“我是他的助理,您放心,一會兒我會交到他手上的。”

聽到這話,員工又遲疑了好一會兒,才把花交給了前台。

下午,路謙吃過午飯回來,抱著花敲響了厲薄深辦公室的門。

聽到裡麵傳來迴應,路謙抱著花走了進去,小心翼翼道:“爺,這是中午送過來的,說是要您親自簽收。”

厲薄深正在工作,聽到這話,才抬眼看了過來。

看到他懷裡抱著的玫瑰,厲薄深的麵色陡地沉到了底。

那小女人,不但不接受,反而把花給他原樣送了回來!

“爺?”路謙察覺到自家爺突然散發出來的低氣壓,心下一緊。

厲薄深回過神來,冷然迴應,“把花放下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聞言,路謙連忙答應下來,把花放好,自己轉身出了辦公室。

關上房門時,路謙還有些心有餘悸。

也不知道這花是誰送來的,居然能讓自家爺發這麼大的火……

江阮阮的身影在路謙腦海中一閃而過。

說起來,能讓自家爺氣成這樣的,好像也隻有這位了……

會讓自家爺送玫瑰的,好像也隻有這位。

不知道他們倆又鬨了什麼彆扭。

隻是,今天註定要苦了他們這些下屬了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