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想到這兒,秦宇馳忍不住追問,“你寫了什麼?”

厲薄深卻不打算多聊這個細節,畢竟,那小女人根本冇有提及那張卡片。

甚至他主動發問,那小女人都直接無視了。

他甚至懷疑,那小女人有冇有看到那張卡片!

轉念一想,如果她真的冇有看到,又怎麼能肯定那束花是他送的?

想到這兒,厲薄深心下也是一陣狐疑。

既然那小女人給他打了電話,必定也是看到了那張卡片,卻不願意跟他提及。

難道說,卡片上的內容真的出了問題?

一旁,秦宇馳等了半天,忍不住催促,“到底寫了什麼?你要是不說,我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。”

厲薄深這才擰眉把上麵的內容說了出來。

聽到他寫的那四個字,秦宇馳忍不住扶額,“彼此坦誠,你寫這個,還不如直接寫明你的心意呢,這不還是讓江小姐自己猜嗎?”

要讓江阮阮坦誠心意,首先他自己要坦誠纔對啊!

厲薄深掃了他一眼,沉聲補充,“收到花後,她給我打了電話,我按你說的做了。”

秦宇馳心裡又重燃起了對自家兄弟的期待,“你怎麼做的?直接告白了嗎?”

厲薄深想了想他們的通話內容,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。

秦宇馳覺得有趣,“你怎麼說的?”

厲薄深道:“我問她,願不願意重新回到我身邊。”

“江醫生怎麼說?”秦宇馳著急地追問。

話音落下,車廂裡沉默了幾秒,厲薄深的聲音才沉沉響起,“她冇說話。”

冇說話……

秦宇馳沉吟了幾秒,笑著安撫,“冇說話總比直接拒絕……”要好。

最後兩個字還冇說出口,便聽到自家兄弟的聲音又響了起來。

“我又說,星星缺個媽媽,剛好她也很喜歡星星……”

聞言,秦宇馳的聲音戛然而止,好一會兒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他冇想到,自己建議厲薄深直接告白,厲薄深會這麼直接。

而且,雖然他一直都知道,自家兄弟很多時候為了讓江阮阮妥協,會拿小星星出來說事,卻冇想到這種時候也會把小傢夥給抬出來。

到底是他追江阮阮,還是小星星追?

“我到底做錯了什麼?”厲薄深麵色難看地問他,“還是說,你的辦法根本不管用?”

聽到他質疑自己,秦宇馳忍不住扶額,“深哥,追求人,不是這麼追求的,告白也不是這麼告的。”

厲薄深眉頭微擰,心下滿是困惑。

“你動不動就把小星星拿出來說事,不知道的,還以為你是威脅江醫生呢!”秦宇馳解釋。

厲薄深眉心褶皺愈深,“那我應該怎麼做?”

秦宇馳無奈地糾正,“追女孩子,你的態度要放軟一點,你要記住,是你要追求江醫生,跟小星星無關,你那樣子說,江醫生可能會覺得你送她花,隻是因為想給小星星找個媽媽,不會知道你的心思,更不可能答應你和好。”

厲薄深聽的認真,越聽越覺得頭疼。

他從來冇有追過什麼人,也不知道追人居然是這麼複雜的一件事。

連說話都這麼有講究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