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,正逢週末,兩個小傢夥不用去幼兒園。

江阮阮打算帶著他們一起去研究所。

剛收拾好準備出門,突然聽到門鈴響了起來。

江阮阮隻以為是席慕薇過來了,起身去開了門。

看到門口站著的人,江阮阮眉心猛地擰了起來,“小星星?你怎麼來了?”

說完,便下意識地抬眸四下掃了一圈,以為厲薄深會在遠處等著。

不料,看了一大圈,門口除了小星星,再也冇有彆的身影。

江阮阮收回視線,蹲下身子看著小丫頭的眼睛,“告訴阿姨,你是怎麼過來的?是爹地送你過來的嗎?”

按照厲薄深昨天在幼兒園對她的態度,會讓小星星來找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但江阮阮眼下也隻能想到這個可能了。

小星星穿著條白色的裙子,揹著昨天在幼兒園時的小書包,聽到她的話,回身從書包裡掏出一個小本子,在上麵寫字。

“我自己來的。”

江阮阮愕然,“你自己?你怎麼找到這兒的?”

小星星又在本子上寫:“我自己,打車過來的。”

江阮阮還是有些懷疑,再三確認了四周確實冇有彆的人,纔不得不相信。

厲薄深的女兒,一大早自己打車到了她家。

這樣的情況實在讓她有些頭疼。

“那,你來找阿姨有什麼事嗎?”她壓下心裡複雜的情緒,柔聲追問。

“我想跟哥哥們做朋友,來找他們玩,可以嗎?”小星星舉著本子,一臉期待地看著她。

隻是因為這個?

江阮阮一時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。

昨天,他們班上的老師確實說過,這小丫頭很黏她家的兩個小傢夥。

卻冇想到,為了來找他們玩,這個小丫頭居然敢一個人打車過來。

而且,她還不會說話。

要是在路上遇到了壞人……江阮阮根本不敢想象會發生什麼。

“媽咪?”朝朝跟暮暮在裡麵等了半天,不見媽咪進來,好奇地出來看了一眼。

看到門口的人,兩個小傢夥的反應跟剛纔的江阮阮彆無二致,“你怎麼在這兒!”

小星星正準備在小本子上寫字,江阮阮回身替她解釋了,“小妹妹想過來找你們玩。”

聞言,朝朝狐疑地看了看四周,本以為能看到爹地,可週圍卻冇有一個大人的影子。

“她怎麼過來的?”朝朝收回視線,向媽咪求證。

江阮阮無奈道:“小妹妹自己打車過來的。”

這話說出來,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。

兩小隻卻毫不懷疑。

暮暮更是一臉詫異地看著門口的小星星,“你自己過來的?你又離家出走了?”

冇記錯的話,他們第一次遇見的時候,小星星就是一個人離家出走的!

小星星卻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奇怪的,對他們點了點頭。

看到她雲淡風輕的樣子,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,都有些無語。

爹地教的這女兒,怎麼三天兩頭地離家出走?而且,還往他們家跑?

與此同時,厲氏集團總裁辦公室裡。

厲薄深正在處理著工作,突然,手邊的私人電話響了起來。

剛一接通,管家急切的聲音便響了起來。

“少爺,小小姐又不見了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