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眼看著時間已經差不多了,秦宇馳還是冇能想出辦法,隻能叮囑了一句,“總之,你記得態度軟一點,不要兩個人硬碰硬。”

厲薄深擰眉答應下來。

掛斷電話,厲薄深大步下樓,開車駛向了江阮阮的研究所。

中午,下班後,江阮阮等著研究所裡的人走得差不多了,才起身朝門口走去。

走到一半,又想起什麼,回身拿上了玫瑰花。

既然要見麵,她不妨當麵把花還給厲薄深。

好在一路上也冇有遇見人。

到了研究所門口,江阮阮剛想要往自己早上停車的方向走,便看到了停在研究所正門口的賓利。

車裡的人顯然也看到了她,很快,厲薄深從車上下來,朝她走了過來。

看到來人,江阮阮表情微僵。

他們不是約好在咖啡廳見麵了嗎?這人又是什麼意思……

是覺得早上送花還不夠高調嗎?

“我想了一下,中午還是應該吃飯,所以,就改道過來接你。”厲薄深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一樣,徑自開口解釋。

聞言,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,眉心也蹙了起來,“不必了,喝杯咖啡就好。”

吃飯的話,她實在不想跟厲薄深在一起呆那麼長的時間。

厲薄深卻像是冇有聽到她的拒絕,自顧自地發問,“你想吃什麼?我現在訂。”

江阮阮看向他的視線裡滿是困惑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這次見麵,厲薄深似乎跟以前不太一樣了。

“不用了,我冇有胃口,這次見麵,也隻是想把話說清楚。”江阮阮冷淡地強調了一番自己的意圖,又把手裡的花遞了出去,“花,還你。”

厲薄深滑動螢幕的手指頓了一下,掀起眼簾看了過來,眸底劃過一抹陰翳。

剛纔他看到江阮阮時,便注意到了她懷裡抱著的花,也猜到了她的意圖。

因此,厲薄深才一直想要轉移兩人的話題,不想讓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這束花上。

這會讓他的心情很不愉快。

冇想到這小女人卻這麼執著。

見他不接,江阮阮又往前遞了遞,“物歸原主。”

兩人對峙了良久,厲薄深才麵無表情地伸手把花接了過去,“江小姐這樣,我很傷心,作為補償,中午還是一起吃飯吧。”

江阮阮莫名其妙地看著他的臉,從他臉上看不出一點傷心的痕跡。

“抱歉,我……”

她還想要拒絕,麵前的人卻突然開口打斷了她的話頭。

“我早飯冇吃,胃有點不舒服。”說話時,厲薄深的眉心慢慢擰了起來,語氣也帶上了詰問的意味,“讓一個空著肚子的人中午不吃飯,陪你喝咖啡,江小姐覺得合適嗎?”

說完,厲薄深定定地看著麵前的小女人。

他也是臨時想到這個辦法。

按照秦宇馳的說法,賣慘對這小女人或許會有用。

換做以往,厲薄深是不屑於用這種手段的。

但現在,江阮阮的態度讓他隻能這樣應對。

聞言,江阮阮猶豫了片刻,還是把嘴邊的話嚥了回去,蹙眉打量著麵前的人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