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薄深猛地停下手頭的工作,“我馬上回去!”

掛斷電話,便馬不停蹄地回了厲家莊園。

“怎麼回事?你們這麼多人看著,怎麼會不見?”回到彆墅,厲薄深沉聲質問。

一眾下人膽戰心驚地站在客廳,被他的氣壓嚇得不敢抬頭。

管家小心翼翼地開口,“我們也不清楚……小小姐早上吃過早飯就回房間了,張嬸上去找她,卻發現人已經不見了。”

厲薄深眉心緊擰,“監控呢?”

管家哭喪著臉,“少爺,監控……不知道什麼時候關掉了,剛好冇有今天早上的監控畫麵。”

聞言,厲薄深麵色陡地沉了下去。

客廳裡一片死寂。

眾人膽戰心驚地低著頭,恨不得把自己藏進地縫裡去。

誰能想到,這麼短的時間裡,小小姐一連丟了兩次,還都是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溜走的!

要是小小姐出了什麼事,他們這群人,怕是都不用乾了……

厲薄深一抬眼,看到那幾個他派去看顧小星星的保鏢也在人堆裡站著,當下震怒,“你們幾個還站著乾什麼!還不趕緊去找?要是找不到,你們一個個都不用乾了!”

話音落下,幾人匆忙應了一聲,頭也不敢抬地轉身快步出了彆墅。

……

江阮阮有些苦惱地看著麵前的小丫頭。

時間已經不早了,她現在本該帶著兩小隻在研究所工作,可這小丫頭的出現打亂了她的計劃。

而且,這小丫頭還是自己打車過來的,她總不可能再讓她自己回去。

半晌,江阮阮在心下歎了口氣,起身讓出了進屋的路,“進來吧。”

小星星眸子一亮,用力點了點頭,跟在她身後進了彆墅。

“吃過早飯了嗎?”江阮阮關心了一句。

小星星端坐在沙發上,聞言乖乖點了點頭。

江阮阮跟帶著兩個小傢夥在她身邊坐下,猶豫了一會兒,還是問了一句,“能不能告訴阿姨,你真的是來找小哥哥們玩的嗎?還是像上次一樣,是離家出走?你家裡人知道你來阿姨這裡嗎?”

小星星歪了歪頭,在小本子上寫字。

一旁的朝朝跟暮暮小臉上也滿是嚴肅,“你一個人還敢打車,要是遇見壞人,就被抓走了!老師上課不是教過了嗎?小孩子不可以單獨外出的!”

他們說完,小星星也寫好了,舉著小本子給他們看。

“想見阿姨,想見哥哥。”

江阮阮蹙眉,“你是……因為我們,才離家出走的?”

小星星用力點了點頭,又在小本子上寫了兩個字,“喜歡。”

江阮阮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喜歡?喜歡什麼?

“你喜歡我們?”朝朝猜測。

小星星又點了點頭。

見狀,江阮阮心下更是心軟。

這個小丫頭這麼軟萌,說實話,她心裡很喜歡這個孩子。

儘管知道這是厲薄深跟彆的女人的孩子,但跟這個小丫頭接觸下來,她怎麼也討厭不起來這個乖孩子。

不過,這小丫頭這麼做,還是太危險了。

“謝謝你的喜歡,但是小孩子離家出走是不對的,你爹地一定會擔心的,阿姨幫你告訴爹地一聲,好不好?”再三思索後,江阮阮柔聲征求小星星的意見。

雖然她很不想跟厲薄深聯絡,但畢竟他的孩子在自己這裡。

同樣為人父母,江阮阮知道厲薄深現在的心情一定很著急。

小星星垂下眸子,心下有些不情願。

爹地是大壞蛋,漂亮阿姨跟小哥哥們對她這麼好。

爹地卻不讓她跟他們接觸。

可是,漂亮阿姨的聲音好溫柔……

半晌,小星星還是乖乖點了點頭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