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是也很喜歡星星冇錯,但這不代表我會願意嫁給你。”

江阮阮自顧自地說著,“六年前的經曆還曆曆在目,我不會讓自己重蹈覆轍,厲總也不必再費心思了。”

她能感覺到厲薄深的視線如有實質地落在她身上,讓她的心也莫名地緊繃。

好在,她還是堅持把想說的話說完了。

厲薄深盯著她看了良久,也試著開口為自己解釋,話已經到了嘴邊,卻被江阮阮的最後一句話儘數堵了回去。

六年前,是他虧錢這小女人太多,也傷她太深。

她不相信自己,也是情有可原。

就算他說再多,這小女人也未必聽得進去,可能還會覺得自己是在找理由。

想到這兒,厲薄深擰了下眉,嘴邊的話轉了個彎,隻道:“之前拿星星當作藉口,是我的錯。至於我對你的喜歡是不是真心,你可以拭目以待。”

江阮阮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厲薄深,一時間,竟不知道該怎麼迴應。

那頭,厲薄深已經抬手招來了服務員結賬。

離開餐廳時,江阮阮還有些恍惚。

剛走到餐廳門口,身後突然響起了服務員的聲音,“這位小姐,你的花!”

說著,人已經捧著花跑到了她身後。

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,想起自己親手抱進去的那捧玫瑰。

回頭看去,隻看到服務員微喘著,懷裡抱著那捧玫瑰,一臉豔羨地看著她,“這麼重要的東西,可彆忘了。”

聞言,江阮阮下意識地垂眸看了眼她懷裡的花。

服務員已經伸手把花遞到了她麵前。

見狀,江阮阮自然是不接也不行,隻能伸手接了過來,輕聲對麵前的人道了句謝。

服務員笑容燦爛,“不用謝,兩位真的很般配,希望你們可以一直在一起!”

說完,服務員朝她揮了揮手,快步跑回了餐廳。

江阮阮抱著話,怔然地看著她的背影,腦子裡一片混亂,甚至忘記瞭解釋。

厲薄深站在不遠處,看著兩人的互動,又看到服務員離開後江阮阮的表情,微不可察地扯了下唇,麵色也有所緩和。

江阮阮在原地站了一會兒,才轉身朝他走了過來。

兩人一前一後地上了車,厲薄深緩緩發動車子,朝著研究所的方向駛去。

一路無言。

回到研究所門口,已經是工作時間,門口也冇什麼人。

江阮阮從車上下來,反身想把花放在副駕。

不料,她拿著花的手剛動了動,男人略顯冷硬的聲音便響了起來。

“不喜歡的話,可以扔掉。”

江阮阮動作微頓,蹙眉看向車裡的人。

厲薄深麵不改色地繼續說著,“我說過,不喜歡車上有亂七八糟的味道。而且,江小姐之前把花退回我公司也就算了,當麵這樣拒絕我,確實是太傷我的心了。要是江小姐實在覺得困擾,就扔了吧。”

話音落下,冇有給江阮阮反應的時間,厲薄深探身過來關上了車門,車子在江阮阮眼前緩緩駛出。

江阮阮抱著花站在原地,想著剛纔厲薄深的話,又看看懷裡的花,麵上滿是為難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