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宇馳又給厲薄深出了些主意,看著時間差不多了,兩人才分開。

從餐廳出來,厲薄深看著手裡的兩張音樂會門票,眸色幽暗。

雖然他覺得江阮阮心下是有動搖的,但就今天中午那小女人的態度,連花都不願意接受。

要是由他貿然提出來一起去看音樂會,那小女人也必定會拒絕。

除非……讓小星星說。

那小女人向來不會拒絕小傢夥。

想到這兒,厲薄深眸色微凝,加快車速返回了厲家莊園。

回到家,小傢夥也剛吃完飯,正趴在桌子上畫畫,張嬸則陪在一旁。

“少爺。”看到他回來,張嬸恭敬地問了聲好,讓出了小傢夥身邊的位置。

小星星隻是抬頭朝門口看了一眼,奶聲奶氣地叫了一聲,“爹地。”

而後便低下了頭,繼續畫畫。

江阮阮受傷以來,除了那次去探望,小傢夥就再也冇有見過她。

因此,小傢夥的心情也一天比一天低落。

尤其是今天,兩個小傢夥告訴小星星,江阮阮的傷已經好了,還去研究所了。

小傢夥滿心期待地以為阿姨會去接小哥哥們放學,卻冇想到,期待了一整天,最後等來的還是李嬸。

“小小姐回來的時候心情就不太好。”看著厲薄深過來,張嬸小聲說了一句。

厲薄深微微頷首,示意張嬸可以回去了。

剛纔他一進門,便注意到了小傢夥的情緒很低落。

至於小傢夥情緒低落的原因,也隻能是因為那個小女人。

厲薄深無聲地在小傢夥身邊坐下,低頭看著小傢夥在紙上畫來畫去。

看上去,小傢夥也不知道自己要畫什麼,總是畫兩筆,便拿起橡皮擦掉。

好一會兒,小傢夥氣鼓鼓地放下手裡的筆,轉身朝他看了過來,“爹地!”

厲薄深對上小傢夥的視線,沉沉地應了一聲,“嗯。”

“你忙完了嗎?”小傢夥一臉認真地看著自家爹地。

爹地說過,等他忙完,就帶她去看阿姨的。

聽到這話,厲薄深擰了下眉,沉吟著開口,“忙完了,不過……”

“那我們去看阿姨吧!”不等他說完,小傢夥便著急地打斷了他的話頭。

厲薄深眉頭微挑,安撫地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,“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。”

小傢夥抿著嘴巴,一臉的不情願,“我都好久冇有見到阿姨了。”

話音剛落,又聽到自家爹地問了一句,“星星想不想要江阿姨做你的媽咪?”

聞言,小傢夥猛地一愣,反應過來後,眸子一下子變得亮晶晶的,“爹地說的是真的嗎?”

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,“爹地騙過你嗎?”

小傢夥困惑地歪了下腦袋,認真地思索了好一會兒,才乖巧地笑著搖了搖頭。

爹地從來冇有騙過她!

可是……

小傢夥不解地看著自家爹地,“爹地不是要跟傅阿姨結婚嗎?”

雖然小傢夥一直不喜歡傅薇寧,但對於自家爹地跟傅薇寧的婚約也是知情的。

更何況,自從她記事起,那個壞阿姨就總是出現在她麵前,在爹地麵前演戲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