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禦行的講話讓宴會的氣氛達到了**。

一時間,眾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身上。

上次冇有跟龍禦行在一起的幾個醫生早就對龍家繼承人有耳聞,知道龍禦行無論是才學還是氣度都很出眾。

但畢竟在座的不少人都比他的年紀要大很多,對於這樣一個年輕人來主持宴會,多少還是有人心存不服,隻是給龍家麵子。

經過龍禦行的這番講話,眾人也紛紛放下了偏見。

對於龍禦行身邊的兩個年輕人,也越發地感到好奇。

龍禦行的表現,不像是會以關係親疏安排座位的人,那這兩個年輕人……

“另外,剛纔是我的疏忽,請容我重新為大家介紹一下我身邊的這兩位。”

就在眾人不解時,龍禦行的聲音再度響起。

聽到這話,眾人的目光重新放回到了江阮阮跟墨林深身上。

兩人不解地看向龍禦行,不知道他這是要做什麼。

龍禦行對兩人笑笑,抬眸看向眾人。

“在座的各位基本上都是以個人名義參加龍家研究院發起的項目,而我身邊的這兩位,江阮阮,江醫生是陸青鴻前輩的得意弟子,在他的授意下,回國管理了virus研究所,也是這次為數不多的,以研究所的形式跟龍家合作的對象。”

說完,龍禦行又向眾人介紹墨林深。

“這位墨林深,墨醫生,想必各位也都有所耳聞,身為墨家少爺,在醫學領域建樹頗深,在國際上也享有盛名,這次他的參加,也會給我們帶來墨家的投資。”

龍禦行的話音落下,眾人看江阮阮跟墨林深的眼神瞬間變了味道,從一開始的質疑,變成了滿眼的震驚與欣賞。

江阮阮這個名字,聽說過的人不多,但陸青鴻,卻算得上是一位傳奇人物。

而她作為陸青鴻的學生,甚至被陸青鴻授意獨立管理一家研究所,可見陸青鴻對她的器重。

也足以說明她的實力。

至於墨林深,眾人則是早有耳聞,隻是一直冇有機會見到本人。

誰都冇有想到,這兩個看上去像是哪個大家族的少爺小姐的年輕人,居然還隱藏著這麼深的實力。

也難怪剛纔連呂然都要向那個女人請教。

江阮阮跟墨林深卻是冇有一點驕傲的意思,麵對眾多前輩,兩人的態度依舊謙卑。

在龍禦行介紹結束後,兩人禮貌地起身對眾人鞠了個躬,“希望以後合作愉快,要是我們有什麼做的不對的,也請前輩們及時幫忙指出來。”

見他們的態度這麼好,眾人又是一陣唏噓。

“上次義診的時候,我有幸跟三位合作過,可以告訴大家,從他們身上,我看得出來,華夏醫學界未來可期!”

呂然是在座的人中跟他們三個相處時間最多的,也深知他們的實力,忍不住站起來為他們說話,言語間滿是欣賞。

眾人紛紛認同地點頭。

“江醫生,墨醫生,剛纔我有些失禮,希望兩位不要介意。”有人歉然地開口道歉。

江阮阮跟墨林深不大在意地笑笑,“我們年紀輕,前輩們會有質疑也正常,我們不會放在心上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