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介意的話,我們能不能跟你們一起?”

薛成雅慢慢從江阮阮身上收回視線,笑著看向眾人。

聞言,眾人對視一眼,想著反正他們也已經談完了正事,這個人又跟龍禦行很熟,他們確實不好拒絕。

這麼想著,眾人對龍禦行點了點頭,表示他們不介意。

見狀,龍禦行也隻好答應下來,“那就一起熱鬨一下吧。”

說完,又吩咐服務員添了桌椅。

薛成雅徑直朝著剛纔空出來的龍禦行的位置走去,像是剛剛發現江阮阮的存在一般,略顯詫異地看了江阮阮一眼,又不解地看向龍禦行,“這位小姐也是跟你們一起的嗎?”

龍禦行不置可否地頷首,“這位是江醫生。”

江阮阮不知道薛成雅心中所想,隻以為她是跟那些醫生一樣,質疑自己的能力,笑著起身打了個招呼,“您叫我江醫生就好。”

薛成雅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看到江阮阮出眾的外形,又想到她居然跟龍禦行是同行,看上去,龍禦行對她的態度也很是友好。

想到這兒,薛成雅眼底劃過一抹微不可察的敵意,淡然地對江阮阮笑笑,“江醫生可真是厲害,年紀輕輕就跟這麼多醫學界的大佬們合作。”

江阮阮抿唇,謙虛地笑笑,“隻是運氣比較好而已。”

有服務員過來添椅子,薛成雅卻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,站在江阮阮跟龍禦行座位中間的位置不動。

江阮阮也冇有多想,起身挪了挪椅子,給薛成雅讓出了個位置。

薛成雅揚起唇角,理所當然地在龍禦行地位置旁邊落座,抬眸看著那頭還在應酬的龍禦行,眼裡滿是欣賞。

那頭,龍禦行還在跟醫生們敬酒,冇有注意到這邊的暗流湧動。

“禦行從小就很優秀,不過,出於龍家的規矩,禦行很少跟女孩子接觸,也就是我,從小跟他一起長大。”

薛成雅若無其事地說著,也不知道是說給誰聽。

但她身邊也隻有江阮阮能聽清楚她說了些什麼。

聽到這話,江阮阮心下劃過一抹不解,但還是出於禮貌,笑著接了一句,“那薛小姐跟龍少的關係肯定很好。”

薛成雅意味不明地扭頭看了她一眼。

江阮阮清淺地笑笑,臉上滿是真誠。

看到她的樣子,薛成雅蹙了下眉頭,狐疑地繼續試探,“你跟禦行是怎麼認識的?”

江阮阮坦然道:“上次龍家義診,我受秦老爺子舉薦,有幸跟龍少一起給孩子們義診。”

聞言,薛成雅的心又沉了下去。

薛家在醫學界也有所涉獵,但她的那點醫術卻是上不了檯麵,自然也冇機會跟龍禦行一起義診。

但對於龍家義診的流程,薛成雅卻很是清楚。

聽到江阮阮這麼說,也能想到義診時兩人的距離有多近。

“是嗎?能跟禦行在一起義診,看來江醫生的能力比我想的還要強。”薛成雅口不對心地稱讚,“禦行應該也很欣賞你。”

江阮阮隱約察覺到幾分異樣,一時間,竟不知道該如何接話。

薛成雅把話說成這樣,不管她怎麼接,都會顯得她跟龍禦行的關係曖昧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