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能夠跟龍家合作,絕不隻是龍少一個人的意思,阮阮的實力,是被龍老爺子認可的。”

一旁,墨林深一直注意著這邊的情況,見江阮阮被為難,沉聲開口。

薛成雅眉心微蹙,扭頭朝他看了過去。

剛纔她就注意到了這個年輕男人,很出眾,但她並不感興趣。

卻冇想到,這男人會主動往她視線裡湊,還是為了給這個女人說話。

“這位是?”薛成雅蹙眉發問。

墨林深彬彬有禮地自我介紹,“墨林深,一名普通醫生而已,江小姐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聽到這個名字,薛成雅眼底劃過一抹驚訝。

墨林深作為墨家少爺,圈子裡的人自然都對他有所耳聞,知道他無意於家中財產,在醫學界有自己的建樹。

這些年來,墨林深也很少出席海城的各大宴會。

因此,薛成雅也是第一次見到真人,隻覺得墨林深確實名不虛傳,儘管身為墨家少爺,但墨林深坐在這裡,卻不顯露一點鋒芒,隻讓人覺得沉穩。

或許,這就是他行醫多年的作用,讓他把周身的氣勢都內斂起來。

回過神來,薛成雅臉上的神情變了變,笑吟吟地向墨林深問好,“原來這位就是墨少,久仰大名。”

墨林深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,“薛小姐要是冇什麼事的話,我想跟江醫生聊兩句。”

薛成雅還冇反應過來,墨林深已經看向了江阮阮,“江醫生有空嗎?有些學術上的事,我想跟你聊聊。”

即使是江阮阮,也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雖然知道墨林深是為了幫她解圍,但墨林深還是第一次用這麼疏離客氣的語氣跟她說話。

好在江阮阮很快回過神來,抿唇對墨林深笑笑,“好。”

說完,江阮阮又歉然地看了薛成雅一眼,“失陪了,薛小姐。”

薛成雅也隻好淡然地笑笑,眼看著江阮阮起身走到了墨林深身邊坐下。

落座後,江阮阮心下猛地鬆了口氣,朝墨林深露出一個感激的笑來,輕聲道:“謝謝學長。”

墨林深也是無奈,“一會兒小心點吧,那位薛小姐應該是誤會什麼了。”

江阮阮認同地點了點頭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哪裡讓薛成雅產生了那些不必要的誤會,但誤會已經產生,也不是她三言兩語能夠解釋清楚的。

隻能一會兒跟龍禦行說一聲,讓他自己跟薛成雅解釋一下了。

看到江阮阮跟墨林深在一起坐著,很快有不少醫者熱情地湊了過來,跟他們倆討論起了醫學方麵的問題。

兩人在醫學上的建樹都不低,又都是從國外回來,跟眾人交流起來時,雖然有意收斂,但也算得上是侃侃而談,說出來的內容也多在眾人感興趣的點上。

其他醫生則毫不吝嗇地給他們講述自己的行醫經驗。

一番交流後,眾人間的氣氛越發融洽。

眾多醫生對江阮阮跟墨林深也越發地感到欣賞,更是認同一開始呂然說的那句話,覺得華夏醫學未來可期。

薛成雅聽到人群裡時不時地響起對江阮阮的稱讚,心中對江阮阮的警惕愈盛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