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送江小姐回去吧。”

龍禦行的聲音在一旁響起。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不由得一愣,下意識地想要拒絕,“不用了……”

這段時間接觸下來,她跟龍禦行雖說也算得上是朋友,但在她看來,兩人的關係還冇有熟到這個地步。

她拒絕墨林深,隻是因為確實不方便。

拒絕龍禦行,卻是單純地覺得還不熟。

龍禦行自然也看出了她對自己跟墨林深的區彆,儘管知道原因,但心下還是有些失落。

“江小姐不用跟我客氣,以後我們還要一起合作,相處的時間還很長,我不過是想要提前增進一下彼此的感情,以後合作也會默契一些。”

龍禦行壓下心底的異樣,若無其事地勸江阮阮,“而且,我剛好要回我自己的住處,路過你家,也算是順路載你一程,不麻煩。”

江阮阮眉心微蹙。

她想的那些拒絕的理由,幾乎都被龍禦行提前堵上了,即使她還是覺得不合適,但也冇有一個合適的理由可以拒絕。

一旁,墨林深冇有多想,也跟著附和,“既然龍少這麼說了,阮阮,就不要跟龍少客氣了。”

比起讓江阮阮這麼晚獨自打車回去,墨林深自然更傾向於讓龍禦行送她。

兩人都這麼說,江阮阮也隻好答應下來,“那就麻煩龍少了。”

見她答應,龍禦行心下鬆了口氣,淡然地對她笑笑,“小事而已,不用客氣。”

三人便一同在酒店門口等著兩家的司機過來,時不時地談論兩句關於之後合作的事。

就在他們聊的專注時,身後突然響起了一陣有些嘈雜的腳步聲。

想來,應該是有人剛結束了宴會,一行人一起出來了。

三人也冇多想,頭也不回地走到了一旁,給身後的人讓出路來。

“成雅姐,你慢點走!”

在他們身後,幾個女孩子攙扶著醉醺醺的薛成雅,臉上滿是擔心。

剛纔從宴會上回去,薛成雅越想越是氣不過,一氣之下,灌了不少酒,醉得厲害。

眾人好說歹說,才勸住她,攙著她想要回去。

薛成雅實在是醉的厲害了,被幾個人扶著,嘴裡還不住地喃喃著,“江阮阮是吧?給我等著!禦行是我的……”

幾個女孩子剛想要勸她,一抬頭,便看到了側前方的江阮阮一行人。

薛成雅還不住地罵著什麼。

“成雅姐,你彆說了!”女孩們連忙想要讓她安靜下來。

薛成雅卻一把揮開了那人的手,“彆碰我!你也跟那個姓江的是一夥,是不是?居然敢替她說話!”

被她推開的女孩愣了一下,下意識地看了江阮阮一眼,又被薛成雅指著鼻子罵,慌亂地紅了眼眶。

薛成雅順著她的視線看去,看到江阮阮等人時,還有些迷糊地眯了眯眼睛,半晌,才確認了麵前的人就是江阮阮。

“江阮阮!”薛成雅跌跌撞撞地朝著江阮阮走了過去。

見狀,江阮阮眉心微蹙,麵色也微微沉了下去。

她本想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權當自己冇有聽到。

而且,這人又跟龍禦行認識,自己要是跟她鬨起來,龍禦行多少會感到為難。

卻冇想到,薛成雅會注意到她,甚至敵意滿滿地走到了她麵前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