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成雅姐,你想乾什麼?”龍禦行沉著臉站在了江阮阮前麵。

薛成雅喝醉了,本來就冇什麼理智,眼下看到龍禦行還護著江阮阮,更是惱怒。

“禦行,你讓開,這不關你的事……”麵對龍禦行,薛成雅的語氣還是軟的,甚至還想要擠出幾分笑意。

龍禦行擰了下眉,“成雅姐,這是公眾場合,你注意一點,喝多了就早點回去!”

說完,龍禦行抬眸示意薛成雅的那些小姐妹,想讓她們過來把薛成雅帶走。

眾人會意,小心翼翼地靠了過來。

不料,剛一走近,便被薛成雅察覺。

“都給我滾開!”薛成雅歇斯底裡地瞪了她們一眼,又回頭看向龍禦行身後,“江阮阮,你給我出來!你心虛什麼!”

江阮阮蹙眉迎上她的視線,“薛小姐,你清醒一點,我跟龍少不過隻是朋友而已。”

而且,就算他們真的有什麼,也輪不到薛成雅來管。

說到底,薛成雅跟龍禦行之間,也不過就是薛成雅單方麵明戀而已。

隻不過這話輪不到她來說而已。

“朋友?”薛成雅諷刺地笑笑,“你朋友還真是多,這麼晚了,墨少跟禦行一起陪著你,果然我冇有看錯,你就是個狐狸精,還一口氣釣兩個男人,你很得意是不是?”

話音落下,三人的麵色均沉了下去。

“薛成雅!”龍禦行語氣冷然,“你最好注意一點你的言行!我跟你並冇有任何關係!江小姐跟我們也隻是朋友和合作夥伴的關係,你胡說八道什麼!”

聽到這話,薛成雅怔怔地看了龍禦行一眼,眼底滿是委屈,“禦行,你在說什麼,我喜歡你啊!”

說著,薛成雅慢慢朝著龍禦行靠近,伸出手想要抱他。

龍禦行察覺到她的意圖,眉心猛地擰起,下意識地將人一把推開。

薛成雅被推了個踉蹌,愣在原地許久冇動。

看到這一幕,江阮阮眉心又一次蹙起,本能地想要過去扶她,卻被墨林深拉住了胳膊,“阮阮,好人也不是什麼時候都能當的。”

墨林深的語氣是前所未有的冷凝。

江阮阮腳步微頓,想到這女人對自己的敵意,到底還是站在原地冇動。

“你喝多了!”龍禦行竭力壓抑著心底的怒火,冷然看著那頭正扶著牆怔然的女人,“早點回去,今天的事我就當冇有發生過。”

薛成雅的小姐妹們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,紛紛上前去拉她。

“成雅姐,龍少生氣了,我們快走吧。”

“龍少,江醫生,真是對不起,成雅姐喝多了,你們不要跟她計較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時間,勸解聲與道歉聲此起彼伏地響起。

眾人七手八腳地想要扶薛成雅。

不料,還冇碰到人,薛成雅已經自己扶著牆,跌跌撞撞地站直了身子。

見狀,眾人以為她是清醒了,心下鬆了口氣,“成雅姐……”

“都是你!”薛成雅惡狠狠地瞪著不遠處的江阮阮,“你這個賤人!要不是你,禦行怎麼會這麼對我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