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的視線直直地看向厲薄深眼底,像是在質問他,為什麼要跟那些人一樣懷疑自己。

厲薄深有片刻的怔愣。

想到自己剛纔的口不擇言,眼底劃過一抹微不可察的懊惱,再開口時,語氣也緩和了幾分,“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他隻是,不想要看到這個小女人跟彆的男人一起離開。

江阮阮的臉色卻已經冷了下來,語氣也滿是諷刺,“那厲總是什麼意思?”

厲薄深擰了下眉,看了眼那頭的龍禦行,換了種說法,“剛纔事情鬨得那麼大,要是再被人看到龍少親自送你回家,剛纔我的努力就是白費。”

男人的視線從龍禦行身上慢慢落回到江阮阮臉上,沉聲發問,“雖然江小姐對我的解圍並不是很感激,但我也不想這麼快被打臉,也請江小姐為我考慮一下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眸子微顫,心下一陣動搖。

確實,剛纔那麼多人看到了那場鬨劇,聽到了薛成雅的那番說辭。

要不是厲薄深及時出現,現在她恐怕已經被冠上了靠臉博得合作機會的名聲,連帶著龍家的聲望也要受損。

厲薄深好不容易幫他們撇清,轉眼她又被龍禦行送回家。

要是被有心之人看到,就是坐實了她跟龍禦行之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。

到時候,外界會怎麼說,江阮阮不用想都能猜到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到底還是放棄了最開始的打算,回眸歉然地對龍禦行道:“厲總說得對,龍少送我回去確實不太合適,我還是自己打車吧。”

龍禦行張了張嘴,想要說些什麼,卻也不得不承認,厲薄深的理由找的很好,好到他找不出任何說辭來反駁。

一旁,墨林深看了看幾人,溫聲道:“這麼晚了,還是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話音剛落,便聽到厲薄深諷刺的聲音,“你送跟他送有什麼區彆?”

墨林深眉心微擰。

確實,他跟龍禦行都是這次龍家合作項目中的中堅,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送江阮阮回去,都會讓人懷疑江阮阮能夠參與項目的原因。

被厲薄深這麼一說,墨林深也隻好沉默下來。

江阮阮感激地對墨林深笑笑,“不用了,學長,我本來也不想麻煩你。”

說完,江阮阮回眸看向麵前的人,正想要說些什麼,厲薄深卻搶在她之前開口,“我跟你們的合作冇有半點關係,我送你回去,那些人也找不到說辭來抹黑誰,而且,朝朝跟暮暮還在家裡等著,你應該也不想讓他們等太晚吧?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眉心微蹙,心下又是惱怒,又是無奈。

儘管她不願意承認,但這男人確實每次都能夠準確拿捏她的痛點,找出讓她無法拒絕的說辭。

“既然厲總都這麼說了,就讓他送你回去吧。”墨林深在一旁附和。

江阮阮沉默了幾秒,到底還是答應了下來,“那就麻煩厲總了。”

厲薄深不置可否地扯了下唇,冷淡地對另外兩人打了聲招呼,便帶著人離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