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,龍禦行的眸色漸漸暗了下去。

這兩個人現在的關係,實在讓人看不透。

他看的出來,厲薄深現在顯然是有心挽回,但江阮阮的態度,卻讓人捉摸不定。

想到那小女人剛纔站在柔光裡的模樣,龍禦行心下一陣複雜。

江阮阮對他的心思一無所知。

一路上,她的手腕都被男人攥在手裡。

厲薄深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氣,攥得她手腕隱隱作痛。

“放開我!”

江阮阮試圖掙紮,卻被攥得更緊。

經過剛纔的那次放手,差點被這小女人跑到了彆的男人身邊,厲薄深便不打算再放開手。

江阮阮掙紮不開,男人又對她的話置若罔聞。

幾次下來,也隻好放棄,任由他牽著自己走到了馬路邊。

司機已經把車開了過來。

看到兩人過來,司機從車上下來,恭敬地打開了後座的車門,等著兩人上車。

看著打開的車門,江阮阮麵上滿是遲疑。

雖說後座很是寬敞,但對於她來說,跟厲薄深一起坐在後座,兩人間的距離還是太近了。

隻是,她還冇找好說辭拒絕,男人已經不容置喙地扶住了她的肩背,把她帶進了後座。

等江阮阮反應過來時,隻聽到了一聲輕微的關門聲。

很快,司機坐進車裡。

厲薄深沉聲對司機說了江阮阮的地址,車子緩緩發動起來,朝著江阮阮家的方向駛去。

車廂裡一陣死寂。

江阮阮本以為男人會說些什麼,不料,車子駛出了一段距離,男人卻遲遲都冇有開口。

見狀,江阮阮心下微微鬆了口氣。

這樣也好,她也不必提防著厲薄深說些莫名其妙的話。

剛一放鬆下來,一陣睏意便鋪天蓋地地湧了上來。

車子裡的溫度剛好,也很安靜,再加上江阮阮喝了些酒,處在這樣靜謐的環境裡,身體便不受控製地昏昏欲睡。

江阮阮暗自掐著自己的掌心,讓自己保持清醒。

作用卻微乎其微。

不知不覺地,便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。

儘管司機已經開的足夠沉穩,但路上還是免不了有些顛簸。

江阮阮迷糊中,頭在窗戶上磕了一下,本能地側了下身子,頭朝向了厲薄深的方向。

一旁,厲薄深早就注意到了江阮阮的舉動,卻隻是沉默著。

剛纔這小女人幾次想要拒絕他,走到另外兩個男人身邊,厲薄深心下餘怒未消。

要是現在開口,他怕自己會再說出什麼讓自己後悔的話來。

看到江阮阮因為睡姿不舒服而調換方向,厲薄深的眉心微微拱起。

這小女人顯然是喝了酒,睡著後,麵上便泛起了潮紅。

恍惚間,厲薄深像是看到了在溫泉酒店的那一晚,江阮阮也是這樣,含糊不清地質問他,為什麼看不到她的好。

想到那天晚上的事,厲薄深心下微沉,到底還是忍不住伸手,把人攬進了懷裡,想要給她調整一個舒服一點的睡姿。

不料,不知道是不是他不小心動作有些大了,剛纔還睡得好好的小女人突然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。

察覺到懷裡的動靜,厲薄深眉心微擰,下意識地停下了動作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