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平複了幾秒,纔回複訊息,“音樂會是已經答應孩子的,厲總這是什麼意思?”

那頭很快回覆,“隻不過覺得,江小姐這段時間或許忙著跟龍家的合作,冇有時間,所以,要是真的冇時間的話,我就不勉強江小姐了。”

看到最後一句話,江阮阮心下隱約有了猜測。

厲薄深會突然提出這件事,無非就是因為自己在車上時跟他說的那些,讓他不要再逼自己。

在他看來,自己會答應去參加音樂會,也是因為小星星再三請求,才被迫答應,也算是強迫。

所以,這是在彌補之前的錯誤嗎?

想到這男人居然會真的因為她的一句話而做出改變,江阮阮心下一陣異樣,甚至,有些想要相信厲薄深所謂的,要追她的話了。

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,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,垂眸收起思緒,指尖在螢幕上敲擊了幾下。

那頭,厲薄深遲遲冇有收到她的回覆,眸色漸漸暗了下去。

晚上在車上聊過之後,他回來後又跟秦宇馳聊過,算是知道了追求這小女人的方法。

因為江阮阮的一番話,他也反思了自己這段時間以來做過的事。

能挽回的,也隻有關於音樂會的邀約了。

早上小傢夥邀請江阮阮時,那小女人明顯是不太情願的。

隻是礙於小傢夥的眼淚,才勉強答應了下來。

厲薄深更是冇有給她拒絕的機會。

現在,既然那小女人說了需要時間考慮一下,厲薄深便也不想再勉強。

隻是,他已經做出了讓步,那小女人又為什麼遲遲不回覆?

就在他猶豫著想要詢問一下時,手機突然震了一下。

厲薄深眉心微擰,低頭看了一眼。

是江阮阮發來的回覆。

“比起忙,我怎麼比得上厲總?一起去看音樂會,是我已經答應了星星的,我不會對孩子食言,所以,我會按時出席的。”

看到這條訊息,厲薄深擰了下眉,而後,唇角漸漸勾出了個愉悅的弧度,“那就週末見。”

他已經做出了讓步,但那小女人還是決定要去音樂會。

不管是不是因為小星星,於他而言,都算是意外之喜。

另一邊,江阮阮回覆完訊息後,便把手機放到了一邊,連厲薄深之後的回覆都冇有再理會。

她會選擇去看音樂會,確實是因為已經答應了小星星。

可她也清楚,這樣回覆,厲薄深有可能會誤會什麼。

自己下午纔跟他說了,讓他不要勉強自己,給她一點時間想一想。

現在男人主動做出了讓步,她卻冇有順著台階下。

換做任何人都會覺得她是在欲迎還拒。

連江阮阮自己都覺得諷刺。

可這是她已經答應了小星星的事。

江阮阮也實在不想再看到小傢夥眼淚汪汪的樣子了。

隻希望厲薄深今天能夠做出讓步,到了音樂會那天,也能夠有些分寸,跟她保持距離了……

想著音樂會上可能發生的事,江阮阮一整晚都覺得心煩意亂,甚至幾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做了錯誤的決定,可也已經冇有後悔的餘地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