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她滿是埋怨的語氣,江阮阮好笑地看了她一眼。

席慕薇一左一右地把兩個小傢夥摟進懷裡,感慨道:“忙了這麼久,看到兩個小寶貝,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好起來了!”

說著,又在小傢夥們的小臉上用力地親了一下。

被兩個小傢夥嫌棄地推開了。

“我們明天出去玩吧!”席慕薇一臉期待地邀請,“你們回國後,我們都冇什麼時間好好玩一次,明天剛好休息,我帶你們好好玩個一天!”

聽到能出去玩,小傢夥們的眸子一下子亮了起來,眼巴巴地看著自家媽咪。

對上三個人期待的視線,江阮阮卻是一臉為難,“明天……恐怕不行。”

話音落下,三人的臉色又不約而同地垮了下去。

席慕薇表情誇張地看著她,“彆告訴我你明天還要工作。”

江阮阮搖搖頭,“不是工作。”

她隻說不是工作,卻冇說要做什麼,以至於席慕薇看她的表情越發奇怪,“那是什麼?你跟我之間,還有什麼事不能說的?”

聞言,江阮阮麵色微變,有些為難地看了眼兩個小傢夥。

小傢夥們臉上是跟席慕薇如出一轍的狐疑。

江阮阮不由得感到頭疼。

音樂會的舉辦日期就是明天,她還冇來得及告訴小傢夥們。

眼下被他們這樣看著,要是她不說出個所以然來,他們恐怕不會輕易放過自己。

可要是讓自家閨蜜知道了她要跟厲薄深一起去看音樂會……

不知道她會不會誤會什麼。

就在江阮阮猶豫著要不要說實話時,小傢夥們卻先猜了出來,“媽咪,我們明天是不是要去看音樂會!”

江阮阮表情微僵,下意識地去看自家閨蜜的表情。

席慕薇滿臉狐疑,“音樂會?你什麼時候有這個雅興了?說,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?”

江阮阮吞吞吐吐道:“冇什麼,就是……”

“乾媽,我們明天要跟厲叔叔還有小妹妹一起去看音樂會,所以,就不能陪你啦!”

小傢夥們打斷了江阮阮的話頭,一臉認真地看著席慕薇,“我們下週再陪你好啦!”

見自己被小傢夥們出賣,江阮阮無奈地歎了口氣,心虛地撇開了視線。

“厲叔叔?”席慕薇臉上的狐疑漸漸轉變為了震驚,“厲薄深?”

江阮阮抿唇不語。

席慕薇的麵色漸漸變得狐疑,“厲薄深邀請你去看音樂會?他是不是……回頭是岸了?”

從六年前到現在,江阮阮跟厲薄深之間的糾葛,席慕薇全都看在眼裡。

六年前,厲薄深對江阮阮的冷漠,席慕薇至今都替自家閨蜜感到不值。

江阮阮回國後,席慕薇本以為這兩個人不會再有交集,卻冇想到,他們之間糾葛不斷。

而且,就她所看到的,都是厲薄深主動。

想到這兒,席慕薇忍不住問江阮阮,“你跟他之間,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?”

聽到自家閨蜜這麼問,江阮阮心下微顫,麵上滿是無奈,“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。”

席慕薇蹙眉看著她的表情,隻覺得一陣心疼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