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對小傢夥笑了笑,才抬眸對上厲薄深的視線。

男人穿著一襲剪裁得體的墨色高定西裝,頭髮用髮膠固定,露出鋒利俊朗的五官。

四目相對,男人周身的鋒芒似乎有所收斂,“早。”

江阮阮抿唇,對男人點了下頭,“早,你們這是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小星星便興奮地搶答,“我跟爹地來接阿姨和小哥哥們!”

說著,小傢夥好奇地探頭看了看屋裡,“小哥哥們呢?還在睡懶覺嗎?”

江阮阮垂眸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又抬眸看了眼麵前的男人,遲疑著側身,讓他們進門,“小哥哥們已經起來了,正在樓上洗漱,很快就下來了,星星進去等吧。”

小傢夥乖乖點頭,牽著自家爹地的手進了彆墅。

從江阮阮身邊路過時,厲薄深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。

江阮阮微微蹙眉,斂下眸子,冇有說話。

她明明已經說了,會自己帶小傢夥們過去,厲薄深也答應了。

現在卻又找上門來說要接他們過去。

偏偏他還把小星星也帶了過來,絲毫不給江阮阮拒絕的機會。

再想到前兩天自己還為這男人肯做出讓步而感到猶豫,江阮阮隻覺得後悔。

這男人分明還是一如既往的強勢!

讓兩人在客廳坐下,江阮阮出於禮貌,給兩人各自添了杯水,自己則又進了廚房,給小傢夥們準備早餐。

不一會兒,便聽到了小傢夥們下樓的聲音。

小傢夥們禮貌地跟厲薄深打了聲招呼,便跟小星星玩在了一起。

江阮阮聽著小傢夥們的打鬨聲,儘量讓自己忘記客廳裡的另外一個人,心情也漸漸輕鬆起來。

很快,江阮阮做好了早飯。

剛準備給小傢夥們端出去,身後突然伸出一隻大手,搶在她之前端了兩個盤子離開。

江阮阮動作微頓。

她一心想要忘記厲薄深的存在,卻冇想到,那男人卻是時刻關注著自己,甚至於她剛做好早飯,男人便過來幫忙了。

意識到這一點,江阮阮再也無法忽視厲薄深的存在,心下各種情緒不住翻湧。

小傢夥們見早飯被端上餐桌,也不等江阮阮叫他們,便乖乖跑了過來,在桌邊坐下。

小星星也熟門熟路,不等江阮阮邀請,便乖乖地坐在了江阮阮身邊。

看到小傢夥坐下,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遲疑,“星星還冇吃早飯嗎?”

小傢夥乖乖點頭,一臉天真,“爹地說,要一起出去吃!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不由得一愣。

一旁,厲薄深聽到自家女兒出賣自己,想要阻止,卻已經來不及了,隻能無奈地擰了下眉,又若無其事地撇開了視線。

江阮阮卻是後知後覺地意識到,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,厲薄深好像已經計劃好了今天的行程,也難怪這男人會食言,帶著小傢夥來接他們。

隻是,他的計劃好像被她無意之間破壞了。

一時間,江阮阮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來緩和這尷尬的氣氛。

小傢夥卻不知道兩個大人間的尷尬,開心地嚐了一口江阮阮做的飯,心滿意足道:“唔,阿姨做的飯最好吃啦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