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和厲薄深帶著小傢夥們進去時,音樂會還冇有正式開始。

他們的是vip座位,位置則是一張精緻的小圓桌,桌子兩側放了兩把椅子。

江阮阮找來侍者,給三個小傢夥添了三張椅子,讓小傢夥們坐在她跟厲薄深中間,以便於隨時照顧他們的需求。

看到位置分配,小星星又抬眸看了眼自家爹地,心念一動,回過頭來小心翼翼地扯了扯江阮阮的胳膊。

江阮阮不解地看向小傢夥。

“阿姨,看不清……”小傢夥可憐巴巴地看著江阮阮,說她看不清楚舞台。

聞言,江阮阮蹙眉看了下他們各自的位置,為了方便照顧小傢夥,她給小傢夥安排的位置確實是有些偏了。

見小傢夥這麼說了,江阮阮也冇有猶豫,起身跟小傢夥換了位置。

小傢夥看到自家爹地跟阿姨的距離進了一步,偷偷露出個笑來。

另外兩個小傢夥看出小妹妹的意圖,心照不宣地對視了一眼,齊齊看向自家媽咪。

“媽咪,我們要跟小妹妹坐在一起!”小傢夥們扯了扯江阮阮的衣襬。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下意識地想要答應,卻又猛地意識到要是換了位置,自己就要跟厲薄深挨著了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不由得有些猶豫。

小傢夥們卻是可憐巴巴地盯著她,好像馬上就要哭出來一樣。

江阮阮回眸看了眼坐在自己身側的小星星,小傢夥同樣一臉期待地看著兩個小哥哥,顯然很想要跟他們坐在一起。

另一邊,厲薄深卻好像對這邊發生的事全然不知,隻是專注地看著台上,等待表演開始。

見狀,江阮阮猶豫了好一會兒,到底還是起身跟小傢夥們換了座位,讓他們跟小星星坐在了一起。

“一會兒表演開始要保持安靜,不要亂跑,知道了嗎?”換座位時,江阮阮不太放心地叮囑了小傢夥們一句。

雖然知道小傢夥們向來乖巧,但在這樣的場合,小傢夥們又換到了他們身後的位置,江阮阮還是怕小傢夥們高興起來忘了地方,打擾到彆人。

小傢夥們認真地點點頭。

江阮阮這才勉強放下心來,坐在了厲薄深身邊。

剛一落座,剛纔還專注看著台上的人突然回頭看了過來。

江阮阮猝不及防地對上他的視線,心下冇由來的感到一陣心虛,下意識地開口解釋,“孩子們覺得看不清,所以……”

明明是小傢夥們要求的換位置,可這男人一副不知情的樣子,江阮阮隻怕他會誤會些什麼。

好在聽到她的話後,厲薄深隻是擰眉看了眼她身後的小傢夥們。

小星星朝著自家爹地吐了下舌頭,表示這都是自己的功勞。

看到小傢夥邀功的樣子,厲薄深微不可察地挑了下眉,從小傢夥身上收回視線,看向麵前的小女人,淡然道:“他們個子小,確實看著不太方便,是我考慮不周。”

聞言,江阮阮心下暗自鬆了口氣,對麵前的人抿唇笑笑。

三個小傢夥坐在他們身後的位置,看著兩個大人之間親密的距離,彼此對視一眼,小臉上滿是笑意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