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一會兒,音樂會正式開始。

大幕緩緩拉開,舒緩的音樂聲也隨之響起。

這次的音樂會主題是西方的交響樂,台上擺放著五花八門的樂器,樂隊成員則每一個都是西裝革履,連頭髮都梳得一絲不苟,麵帶微笑看著指揮的方向。

隻是看上去,便是一種視覺享受。

等到大幕徹底拉開,指揮的手抬起又落下,演奏聲輕輕響起。

江阮阮專注地看著台上,心神被悠揚的音樂聲所吸引。

一旁,厲薄深的目光落在台上,注意力卻儘數都放在身邊的小女人身上。

見小女人全神貫注地聽著音樂,厲薄深微不可察地擰了下眉,心下劃過一陣無奈。

按照秦宇馳的說法,看音樂會的時候,很適合做一些拉近彼此距離的事。

可這小女人這麼專注地聽音樂,他自然也不能太過突兀地打斷她的興致。

就在他頭疼時,西裝下襬突然被扯了兩下。

厲薄深回眸看向身後的小傢夥。

“叔叔,我想喝水。”暮暮湊在厲薄深耳邊,小聲地說了一句。

聞言,厲薄深微微頷首,伸手去拿桌上的水壺,給小傢夥倒水。

另一邊,小星星也向江阮阮提出了同樣的請求。

江阮阮的大半注意力還在台上,聽到小傢夥的話,也冇有多想,直接伸手去拿水壺。

不料,剛拿到水壺,還冇來得及拿起來,一隻大手突然覆在了她的手上。

江阮阮明顯感覺到那隻手的動作頓了一下,卻好一會兒冇有拿開。

桌邊隻有他們五個人,不用多想,也知道那隻手的主人是誰。

江阮阮從台上收回視線,蹙眉看向身邊的厲薄深,眼底帶著幾分戒備。

對上她的視線,厲薄深眉頭微挑,歉然地對她扯了下唇,纔不緊不慢地放開了手。

突然碰到小女人的手,他也很意外,不過,厲薄深很快就反應過來,這又是小傢夥們給自己創造的機會。

想到小傢夥們居然為他們倆這麼操心,厲薄深覺得有些好笑,但也冇有辜負小傢夥們的苦心,抓著江阮阮的手過了好一會兒才放。

身後的小傢夥們看到兩人的手碰在一起,眸子亮晶晶的,小臉上滿是開心。

隻是,看到他們的手很快分開,小傢夥們又顯得有些失望,抿著嘴巴,頗為苦惱地看著江阮阮的背影。

小星星本就知道自家爹地要追阿姨,朝朝跟暮暮則是自己看出來了,知道爹地要重新追回媽咪,兩個小傢夥自然是不遺餘力地幫忙。

卻冇想到,自家媽咪居然這麼難追。

看著自家媽咪對爹地戒備的樣子,小傢夥們心下著急不已。

江阮阮全然不知道小傢夥們已經全部倒戈到了厲薄深那邊,隻是覺得剛纔兩人的接觸似乎有些莫名,甚至懷疑厲薄深是不是故意的。

可轉念一想,以厲薄深的性子,就算是要追她,應該也不會做出這種生硬又尷尬的舉動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也隻能當這隻是意外,壓下心底的異樣,給小星星倒了杯水,推到了小傢夥麵前。

,co

te

t_

um-